反馈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
商业兄弟 051祸兮福兮(1/3)

作者:小桥散人字数:更新时间:

    这天上午,萧文雨到海州找路家清帮忙办点事,路过交通部门门口,看见一群人披麻戴孝地堵在交通部门门口,“哥,这些人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萧文雨路家清一脸厌烦地说:“上访,他们家老太天乘公交车,公交车内太闷了,人又多,心脏病突然发作,送去医院的时候,已经断气了。他们要求公交公司赔偿,公交公司也答应赔他们一笔钱做丧葬费,但他们来个狮子大开口,一下子要200万。”

    萧文雨笑着问:“他们这不是勒索吗?”

    路家清没好气地说:“谁说不是呢,老太太80多岁了,又有心脏病,天这么热,没个人陪着出来挤公交,这不是故意送死勒索人家吗?公交公司又不是白痴,怎么能赔这么多钱,公交公司老板认识多少人,他不敢惹,便来交通部门闹事,说他们监管不严。活着的人是根草,死了的人是个宝,他儿子是个青皮,说不赔这么多钱,他们要抬棺上访。海州不成,他们去南方省,南方省不成,他们去北京。老胡搞的焦头烂额,天天像个乌龟似的躲在办公室不敢出门。”

    萧文雨看着车外烈日炎炎下挥汗如雨的行人们,又感受着车内冷风习习的空调,眼前一亮,“哥,交给我吧。”

    路家清一愣,“交给你,你不怕惹一身骚?”

    萧文雨反而笑了,“200万,我能拿出手。”

    路家清冲他竖竖大拇指,“你要是能摆平,老胡感激你,以后南城到海州的交通线,你想要几条有几条。”

    萧文雨停了片刻,“你帮我约一下电视台。”

    路家清知他足智多谋,“没问题,我约一个记者招待会。”

    办完了事,萧文雨和路家清到了交通部门。交通部门胡局长为这件事焦头烂额,一听萧文雨愿意出面,非常高兴。人在家中坐,祸从天上来,一个老太太乘公交突然发病死了,老太太病发后,小巴司机第一时间送他去医院,甚至也不是交通公司的责任,关他交通部门什么事。但老太太家属是无赖,披麻戴孝地来堵交通部门,影响非常恶劣,他不能压制公交公司,又不能驱赶老太太家属,好像风箱里的老鼠,两头受气,只能窝在办公室,吃饭也不敢出去。

    “萧主席,只要你能摆平这件事,南城区海州的交通线,你要几条给你几条。”

    萧文雨故意推辞一番后,请他陪着到了交通部门门口。

    家属们一看胡局长出来了,气势汹汹地围了过来,“姓胡的,我以为你躲进耗子洞里不再出来了呢,你说,我娘的事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胡局长急忙赔笑说:“这位是南天集团萧主席,他想和你们谈谈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家属们愣了,这件事与萧文雨八竿子打不着,他来干什么?

    萧文雨故作悲伤地看着众人,“你们的母亲出了事,我也很悲伤,同时,我也有一家交运公司,换位思考,这件事我替中山交运接下了,你们想要多少钱,尽管来找我好了。”

    家属们仍然迟疑着,“萧主席,这件事与你无关,我们要找的是胡久利。”

    萧文雨笑了笑,“怎么和我无关呢,老太太乘的公交车是我们南天客车生产。”

    家属们一听公交车是南天客车生产,他又主动揽事,立即来劲了,“好,我们找你。”

    萧文雨停了片刻,“我路过这儿,不太清楚来龙去脉,明天上午十点,我们在交通大楼谈赔偿。”

    家属们散去后,萧文雨又和胡局长聊了一阵子,知晓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和老太天家属们的背景来历,看看时间,下午四点多了,他提出请路家清和胡局长一块吃饭。胡局长哪能叫他请客,他急忙做东,请萧文雨和路家清吃了晚饭,然后亲自送萧文雨回酒店。

    萧文雨刚刚洗了澡,有人敲门,是轩攀登和鲁忠义。“姑父,鲁大哥,你们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轩攀登和鲁忠义进了屋,“文雨,你在搞什么鬼?这些小巴车是咱们南天客车生产,但与咱们八竿子打不着,中山交运想多赚钱,拼命往里面塞人,现在出了事,又想推卸责任。”

    萧文雨看看鲁忠义,问:“你呢?”

    鲁忠义苦笑着叹口气,“人多车少,超载天天发生,不能因为一个人出事了,找交运公司索赔,索赔不成就上访吧?这老太太不是有心脏病吗?天这么热,她一个人挤什么公交车,她的家人呢,她这是讹诈,她的家人是失职。”

    萧文雨没说话,又看看轩攀登。

    萧文雨终究是娘家人,又是大老板,轩攀登发完火,也后悔了自己失言了,缓了口气,“文雨,咱们不该趟这摊浑水。”

    鲁忠义符合说:“咱们也有交运公司,一旦他们尝了甜头,有人如法炮制讹诈咱们呢?”

    萧文雨淡淡地笑着说:“你们只说了弊端,我想说说优势。第一,随着人们收入水平的提高,生活追求也高了,交通也一样,国家不也在发展高速铁路吗?小巴车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错误,长时间未更新,请留言,我们会尽快处理!

按“键盘左键←”返回上一章 按“键盘右键→”进入下一章 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