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新完本神站 > 游戏竞技 > 双城帝冕 > 第一章 因正义之名

“走,走,又出红差了,赶紧的”,一群京中闲汉、乞丐相互起哄着涌出了宣武门,城门洞顶上刻着的三个大字“后悔迟”显得极为刺眼。大宋自从定都北平后就再也没有公开处决过犯人了,虽然也有个地名叫“菜市口”,但也仅仅就是蔬菜的批发大市场而已,弄得每回陆正冕从此地经过都摇头叹息,大赞这里的风水极佳,不杀人实在是有些可惜了。

如今他果然一语成谶,算上今天这批出的已经是第三波“红差”了。有宋一代不杀文臣士大夫,即便是秦桧想害死岳爷爷那也只能偷偷摸摸的搞了出风波亭。可今时不同往日,为了起到震慑的效果江晟阳建议,必须公开处决一批勋戚中的骨干分子以正视听。一开始他的这一提议在文官集团都引起了不小的震动,即便是当时的瑞王大肆屠杀文臣时,也只不过是在刑部大牢内执行的枪决,而江晟阳竟然提出将枪决犯人的地点放在宣武门外的荒地里,并且允许百姓围观。

这就有些“冤冤相报”的味道了,不过也却是如此。当日江晟阳带着亲兵小队足蹬马靴回任都察院,也就是现在的肃政署时,一阵阵心头的怒火却怎么也按捺不住了。昔日的同僚下属一个个踪迹全无,赵厚武留下的班底却一个个都是敢怒不敢言的望着他。

江晟阳站在院中望着前任都御史亲手栽下的一颗老松,看了足足有一刻钟,然后轻声的对着亲兵队长说了句:“把这帮龟儿子都关起来,一个莫留”,于是也不知道是都察院还是肃政署的这个衙门顿时就鸡飞狗跳起来,忙活了半日终于变得安静了,江晟阳看都没看这个空空如也的衙门,吩咐人将大门锁上转身他就回了川军的师部,然后在自己办公室的门上挂了一块都察院的牌子,就在军营中接任视事起来。

但事情并未就此结束,江晟阳深恨肃政署为虎作伥、助纣为虐,在重臣会议上提出对于此辈必须严办,这个提议一开始很多人都不以为然,唯独焦仲阳却举双手赞成。因为处置了作为当时“伪皇”爪牙的肃政署,不仅可以去除祸患,最关键的是可以借此为文官集团的诸多行为,在法理上找到立足点,否则就无法真正握有大义名分。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自古成王败寇,以焦仲阳为首的“行政会议”虽然将瑞王一系打落到了尘埃,但举兵反抗当时的朝廷总是抹不去的事实,对于像他这种爱惜羽毛的人,自然就非常的在意身后之名了,而正大光明的审判、处决这些“伪皇”的干将,无疑就是史书上最好的注脚,轻易浪费掉的话就太可惜了。

就这样在他的支持下,江晟阳大刀阔斧的开始行动了,第一批被公开处决的名单只有一人,就是现任的代署长赵诚。平心而论此人出身自“玄衣社”,当年加入时也是被赵厚武为国为民的口号所感召,而且在肃政署期间表现也很优异,惩治不少贪官奸商。所以名单一出陆博思便找上门来,痛陈利害为赵诚求情。

不过很可惜这次的结果,跟上次他与焦仲阳争论一样,基本上是没什么卵用的,赵诚还是被拉到宣武门外执行了枪决。据说当日围观者极多,赵诚从始至终从容不迫自道为信念殉葬死得其所。枪声响起围观的百姓中有很多跪倒在地哭出了声来。

但江晟阳仍不为所动反倒更下定决心,要将“伪皇”的爪牙彻底予以铲除。在他看来愚民为奸佞蛊惑长此以往更是难以扭转,与其如此还不如现在就将此辈清除干净,还世间一条真正的“大道”。毕竟百姓是不需要思考的,什么是对什么是错自有吾辈为其指明即可,尽管其间无比艰辛但却是责无旁贷之事。

渐渐的杀的人多了,老百姓看的也就麻木了甚至转为了一种期盼,能为自己为数不多的文娱生活增添一项内容,大家也还是比较喜闻乐见的。于是每有犯人被拉出宣武门,后面跟随跑动的人群便会越聚越多,只是当初江晟阳期望达到的震慑效果,已被老百姓转换成了猎奇。

“鸡哥、鸡哥,这里...”,陆正冕下值才出了宫门,就见马路对面郑大壮挥舞着手臂,一旁的万子聪百无聊赖的冲着经过的女孩吹着口哨,他们今天是约好了的,等陆正冕从宫中出来便一同去吃酒耍子。

现在的游骑兵可谓是如日中天,自从那晚胡得榜一“炸”成名,便被太子殿下牢牢的记在了心里。一个月前他已正式登基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年号“同政”,寓意既有君臣同心治理朝政,又取“正”的谐音表明他是德宗嫡子,在身份上自然是最正统的了。

同政皇帝自从父皇驾崩后就变得极度的没有安全感,所以一上台跟谁都没有商量,直接在金殿上就宣旨将游骑兵调入大内,全部负责起皇宫的宿卫。在外人看来这就是平步青云了,可对游骑兵而言则是苦不堪言,一帮平日里自在惯了的家伙,突然换上崭新的制服,整天标杆溜直的戳在那里,没几天一个个的就浑身如同生锈,连走路的动作都有些变了形。

而江晟阳、胡宗宪等人自然也不愿明珠蒙尘弃之不用,但目前甄别龙骑兵的工作才开始,没办法只好请安鼎新再辛苦一段时间,一旦龙骑兵的重组工作完成,就将游骑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