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新完本神站 > 现代言情 > 楼总,娇妻掉马啦 > 第1590章 她的着急和担忧 1

第1590章 她的着急和担忧 1

“先生,不确定她是不是小姐,听到孙媱两个字,似有触动,但她和司家关系匪浅。”

......

花辞被心里的那股涌浪给刺激的久久无法回神,她把车子停在停车场,坐在车里,坐了很久。

她没有父亲。

小时候小区里的人,曾经当着她的面,嘲笑她,母亲是给别人当小三的,企图借子上位,却惨遭抛弃,所以时间一长,就疯了,得了神经病。

还有的说,她父亲是个外国人,来国内和她母亲发生了一夜情,然后走了,留下她母亲,一个人抚养孩子,最后导致的疯狂。

有的心善一点,就说她的父亲出了事,在天上保护着她。

版本很多。

从她有记忆以来,她没有见过父亲,一次都没有。今天突然冒出一个外国人,说认识她妈妈。

莫不是......

说她小时候的那些流言蜚语有的是真的?

......

好在接下来的几天她都没有见过那外国人,但他的一面,却给花辞留下了很大的阴影。

每晚做梦都梦见了母亲。

梦见她的暴躁和狰狞,梦见她抓着她的头发拳打脚踢,梦见她不许她上学只能呆在家里,梦见她和邻居歇斯底里的吵架,梦见她大把大把的吃药,梦见她拿刀说要杀了她......

头一直在疼。

日日夜夜,没有消停过。

亚瑟说她以前是勇敢的,她勇敢的让花绝知道她的心意,勇敢的说出要和他长相厮守。

现在却畏畏缩缩。

是。

她越来越不敢了......

仿佛在密密丛林一边想要横尸荒野,一边又想要有一双手来搭救,可来了一个人,她却不敢伸手,她更怕尸骨无存。

她把所有的力量都透支。

对花绝,她递了心。

对司御,她递了一切。

如今只有畏畏缩缩还伴随着她。

第五天。

花辞的头疼的终于好了点儿,人依旧是萎靡不振,她和奶昔视频通话,奶昔在那头叫着妈妈,叼着奶瓶,然后玩玩具,也没什么心思搭理她。

她便挂了,躺下去。

七点,家里来了人。

“唐小姐!”他一进屋就大叫了一声,把花辞叫的头更疼了。

她从沙发上起来,一看,也是意外,季飞。

“是你?”她站起来。

季飞也25岁,高了不少,也壮了些,如今还西装革履的,看来是不做司机,当上了白领。

“太好了!”季飞冲过来要抱她。

“站住。”

“......”季飞刹住车,神色焦急,“唐小姐,我不能和你多说,我过来拿一份文件去机场。”

他跑上楼梯,一边跑一边道,“御哥在那边出了点事,所以我得过去。”

花辞站在原地等,一会儿季飞又跑下来,气喘吁吁,“我要赶路,唐小姐等回来我找你。”

“你等等。”花辞问他,“司御在哪儿出差?”

“啊?您不知道?他在缅甸。”

缅甸是出土翡翠珠宝原石大国。

“出了什么事?”

“矿区塌方,很多工人受伤,御哥他......”季飞有点犹豫,没有说。

花辞脸色清冷,很干脆,“在这儿等我。”

嗯?

季飞看着她上了楼,十分钟后花辞下来,拿着一个小小的行李箱,“走。”

“去......去哪儿?”

“缅甸。”

“......”

......

邺城和缅甸有两个小时的时差,飞了五个小时,到达缅甸是凌晨十二点,热带季风气候,一下飞机就感觉到了燥热,滚滚而来。

比邺城要热上两倍不止。

季飞联系了这边的工作人员,直接下榻酒店。

花辞不去酒店。

“司御在哪儿?”

季飞,“还在矿区。”

“去矿区。”

“啊?”季飞大惊,“现在是半夜,而且那一条道全面封锁,根本进不去,现场很危险的。”

花辞给了季飞一个眼神。

这眼神辛辣又没得商量,季飞一下气短,“我......那去吧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