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新完本神站 > 军事 > 信书 > 第四章我想活得精彩

兰秀秀,一向看不起这个侄儿,不过,自从季锋硬生生,将季策,从鬼门关拽回来,兰秀秀对季锋的态度,大为改变。

医生都填写了死亡证明书,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,季策这次是无力回天了。唯有季锋,他还坚信,季策还能救活,正是他近乎他疯狂的举动,硬生生把季策从鬼门关拽了回来。

呼吸、心跳、脉搏俱无,瞳孔散开,心电图,脑电图都成为一条直线,医生以此判定病人死亡。季策符合死亡的全部要素,因此救治他的医生,这才会笃定认为,季策已经死了。

谁也没有想到,季策竟然没有死,他在医生与众人相持,近五六分钟后,竟然‘诈尸’坐了起来,硬生生打脸了,宣判他死亡的医生和护理人员。

将没死的人,鉴定为死亡,这是何其严重的医疗事故,这场官司有得打。不过这并不是季锋关心的事。他只在意一件事,那就是《信书》果然有效,没有辜负他的殷切希望,在最关键的时刻,发挥出了它的功效。

《信书》的威力,让季锋彻底信服,这就是他改变命运的法宝,改变他人生的利器。对此,一向自卑的季锋,这才会像换了个人一样,变得自信了起来。

作为季家的大功臣,季锋在季策复苏后,没有在医院多做停留,执意要回家,季捷只好护送他回去。

季锋极度虚弱,他的身体状况,令人十分不解,季捷心中也对此充满疑惑。不过儿子犯倔,执意要回家,他还是暂时按捺住心中的疑虑,把季锋送回了家。

《信书》是个宝贝,但同时它也有很强的副作用。季锋心里有了一些明悟。

世上的事,大都一体两面,有所得,必有所失。

施展生钱术,大概会消耗精力,不然也不会在施法之后,造成精力不济,想要睡觉,而回春术,则消耗的是体力。不然季锋也不会在施展完法术后,身体会变得如此虚弱,他甚至连抬手,都感到无比吃力。

看来做任何事情,都是要付出代价的,如何有效的使用《信书》,还需要季锋在日后,慢慢摸索。

季捷是一家卫浴公司的小主管。望子成龙,望女成凤,几乎是每个家长的心愿。季捷也曾经对季锋报以厚望,不过,季锋实在不是读书的料,不论是他亲自辅导,还是请家教,季锋的学习成绩,始终没什么起色。季捷也因此对季锋,彻底死心了。

子女不仅是父母生命的延续,还是父母希望与梦想的承载,是他们精神的寄托。季锋读书不行,其他方面,也没有过人之处。虽然季锋是季捷的独生子,但季捷对他并不报以太大希望。只要这小子,平平安安,健健康康就行了。

今天季锋的表现,让季捷不禁刮目相看,今天要不是季锋的执拗,季策很可能会被误判死亡,送进太平间的冰棺里面。这次,季锋挽救回了季策的生命,也让季捷对儿子,重新开始审视起来。

一个礼拜前,父子两人,有过一番深入交谈。也是在那天,季锋向季捷提出了,他想早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点参加工作的想法。

季捷原本的计划,是让季锋无论如何,混到一张大学文凭再说。不过他见季锋这样坚持,他不得不降低了标准,打算让季锋读完职高后,再去参加工作。

因为季锋的原因,季捷几乎都不怎么参加他的同学聚会,他不想听到,他那些同学谈论子女方面的问题。季捷是一个要面子的人,而季锋,正是他的短板。

季锋今天的表现,出乎季捷的意外,让他生平第一次,对这个儿子感到骄傲。

学习成绩不好,只说明能力问题,季锋身上其实还是有很多优点的,比如他身体健康,几乎没怎么生过病,他比较老实,从不在外面惹事生非……

季锋今天的表现和平日判若两人,季捷也不是没有怀疑,只不过,今天大家都很累,还是等季锋情况好转之后,再找机会,和他谈一次。

回春术,消耗了季锋太多的体力,季锋在施展了回春术之后,贼去楼空,瘫软如泥,要不是季捷一路搀扶,他自己是无法自行回到家里的。

推开季锋的卧室,季捷把季锋扶到床上。

床上两张百元,两张五十面额的大钞,一共三百元块。高云萍一向对家里两个男人的荷包,看得很紧,季锋的零花钱少得可怜。出现在季锋床上的四张钞票,不禁让季捷心中起了疑心。

“这是我在鞋柜发现的,想必是老爸你偷偷藏的私房钱。”季锋向季捷解释了这三百元钱的来历。

他在解释的同时,他的手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裤子口袋,裤子口袋里面,纸张的触感,让季锋感觉到了它们的存在,他的心情愈发的愉悦。

搞了半天是自己的私房钱,季捷老脸一红,他对儿子道:“我知道你妈给你的零用钱不多,这样吧,我们一人一半,算是老爸对你今天的嘉奖。”

季锋摇了摇头,他对季捷道:“我现在没有想买的东西,暂时不需要钱,我知道老爸你背着老妈攒这些钱,花了不少时间,你还是拿去吧。你要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