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新完本神站 > 武侠 > 团宠小奶包,我是全皇朝最横的崽 > 第778章 辱我妻者,诛

“不是的,没有人,郡主……你怎么能这么冤枉我呢?”

邓晚樱的婢女也是,“郡主,我们家小姐可是好人家的姑娘,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呢?您可别乱说。”

傅啾啾皱眉,什么时候一个小丫头也敢对她说三道四的了?

然而,唐羡已经先发火了,“邓家好大的气派啊,一个下人都敢指责郡主了。”

“奴婢不敢,奴婢只是忠心护主,锦王殿下明鉴。”丫鬟吓得跪在地上,但是依旧在取巧。

“好一个忠心护主,那自然也没少帮你们主子做事,来人,拉下去,杖毙。”

丫鬟吓傻了,锦王不暴虐啊,怎么……怎么就要杀人呢?

邓晚樱也没想到会是这样,她从来没见过唐羡这般生气,仅仅是因为自己的婢女说了傅啾啾吗?

他刚刚的那几句话什么意思,难不成是事情败露了?

“锦王殿下,她自小跟着我,还请您看在我的面子上,饶过她这一回。”邓晚樱下跪求情。

“本王还真不知道,邓小姐在本王这竟然有这么的面子,让本王能够不理会未来的妻子被一个下人欺辱而不作为,邓小姐,你给本王提个醒?”

邓晚樱像是被掐住了喉咙似的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“这是怎么了?”

众人听到唐羡发火的声音,就过来瞧瞧,结果就看到邓晚樱跪在地上,一旁的婢女已经吓得丢了魂般的只顾着磕头。

“老七,怎么回事?”唐晏第一反应就是把表妹扶起来,可邓晚樱却很执拗,说什么也不起来。

他没办法,只能问唐羡。

“让她自己说吧。”唐羡冷声说道。

“郡主误会我了,金坠帮我说了句话,惹得郡主不高兴了,锦王要……要杖毙金坠。”

“求郡主饶奴婢一命。”

傅啾啾却笑了,这两个人真的是作死啊。

唐羡听她们主仆这么一说,更加的生气了,“关她何事?”

“要发落她的人是本王,啾啾一个字都没说,你们就往她身上泼脏水,这样的刁奴,今天非杀不可,谁拦着都不行。”

邓晚樱又看向唐宴,白若妆这个气啊,恨不得把她那双眼睛抠下来,真是不想她男人好过啊。

这老七是随便能得罪的吗?

“老七,那丫头自小跟着她,你这罚的有点重了,而且传出去了,对啾啾也不好?”

傅啾啾笑呵呵地看向唐羡,“大皇子哥哥,对我有什么不好?”

“这……人家会说你刁蛮不讲道理,欺负弱小。”

傅啾啾点了点头,“哦,那我是这样的人吗?”

“当然……不是。”唐晏道。

“那不就得了,既然我不是这样的人,他们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去吧。”傅啾啾摊摊手,站在了唐羡身边。

唐晏被怼的无话可说,还想着辩解什么,却被白若妆给拉了回来,一顿使眼色,也不知道明白了几分。

“七弟,这人非杀不可吗?”唐修沉声问道。

唐羡勾了勾唇,“自然,辱我妻者,诛。”

最后那一个字说出来,金坠直接晕死过去,邓晚樱也瘫坐在地上。

唐修要的就是这样,他就是想要知道,唐羡为了傅啾啾能做出什么来。

接下来这戏才有意思呢。

“那就听老七的,拖下去吧。”

唐修拍着唐羡的肩膀,“走吧,酒菜已经准备好了,别为了这点小事影响了心情。”

金坠就这样被拖下去了。

邓晚樱哭得伤心不已,白若妆叹了口气,一点都不想去安慰,但只能做做样子。

“表妹,你也看到了,老七对啾啾如何……”

“表嫂,你不帮我就算了,别劝我了。”

白若妆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邓晚樱堵了回来。

她也不是多好的脾气,完全是顾及着大局,此时她的脾气也上来了,“你当我想劝你呢?你自己想做什么不要紧,不要连累了邓家,更不要连累你那个蠢货表哥,他身为皇长子,不受重视,已经很惨了,你能不能作死不要拉着他!”

邓晚樱看着发怒的白若妆,咬了咬唇,“我……没让表哥帮我,是他疼我。”

“我……”白若妆气的想打人,但她忍住了,“好……好的很。”

说完,她就起身离开了。

杜希月发现了白若妆一连喝了两杯酒,虽然这酒不烈,可这么喝也是要醉的,劝了劝,还好白若妆是个听劝的,放下了酒杯。

唐邑想要缓解气氛,就提议大家一起喝一杯,看到傅啾啾没有举杯,笑着道:“啾啾,如今你也是大姑娘了,可以喝酒的。”

傅啾啾想了想自己的酒量,还是摇头了,别待会喝多了出洋相。

“三哥,她还小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