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新完本神站 > 其他 > 660号生物学家 > 第13章 秦和控制论(1)

数量能带来本质性的差异。一粒沙子不能引起沙丘的崩塌,但是一旦堆积了足够多的沙子,就会出现一个沙丘,进而也就能引发一场沙崩。一些物理属性,如温度,也取决于分子的集体行为。空间里的一个孤零零的分子并没有确切的温度。温度更应该被认为是一定数量分子所具有的群体性特征。尽管温度也是涌现出来的特征,但它仍然可以被精确无疑地测量出来,甚至是可以预测的。它是真实存在的。科学界早就认为大量个体和少量个体的行为存在重大差异。群聚的个体孕育出必要的复杂性,足以产生涌现的事物。随着成员数目的增加,两个或更多成员之间可能的相互作用呈指数级增长。当连接度高且成员数目大时,就产生了群体行为的动态特性。——量变引起质变。

诺伯特·维纳(norbert wiener, 1894.11.26~1964.03.08):美国数学家,美国科学院院士,控制论的创始人。

有两种极端的途径可以产生「更多」。一种途径是按照顺序操作的思路来构建系统,就像工厂的装配流水线一样。这类顺序系统的原理类似于钟表的内部逻辑——通过一系列的复杂动作来映衬出时间的流逝。大多数机械系统遵循的都是这种逻辑。

还有另一种极端的途径。我们发现,许多系统都是将并行运作的部件拼接在一起,很像大脑的神经元网络或者蚂蚁群落。这类系统的动作是从一大堆乱糟糟且又彼此关联的事件中产生的。它们不再像钟表那样,由离散的方式驱动并以离散的方式显现,更像是有成千上万个发条在一起驱动一个并行的系统。由于不存在指令链,任意一根发条的某个特定动作都会传递到整个系统,而系统的局部表现也更容易被系统的整体表现所掩盖。从群体中涌现出来的不再是一系列起关键作用的个体行为,而是众多的同步动作。这些同步动作所表现出的群体模式要更重要得多。这就是群集模型。

这两种极端的组织方式都只存在于理论之中,因为现实生活中的所有系统都是这两种极端的混合物。某些大型系统更倾向于顺序模式(如工厂),而另外一些则倾向于网络模式(如电话系统)。…

“如此说来,三体人应该更接近于顺序模式。”660分析之后总结道。

“没错,我们中国历史上有个朝代也极其接近这个模式。这个朝代就是大秦。在这个朝代,几乎所有的人都活的犹如机器一般。那是一种高度的有序性,所有的不确定性都被压制了,但是真的被压制住了吗?”015反问道。

“肯定没有被压制住。不然秦应该还会延续很多年。”660严肃地说道。

015动了动嘴唇:“大秦太极端了,后面的朝代吸取了教训,再也不敢像秦一样严密了。许多历史学家为大秦洗白,其实大秦确实伟大,但是终究脆弱。而大秦之所以脆弱,原因在于它缺少反脆弱性,整个大秦实在是太有秩序了!就像是一堆堆排放整齐的汽油桶子,汽油桶子和汽油桶子紧挨着,非常节省空间,但是一个火星就可能光照天地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