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新完本神站 > 都市 > 她觊觎你好多年 > 第5章

她仔细打量着对方的神情。

不过令她感到失望的是,盛听淮那双饱含笑意的眼眸,并没有任何异样的神色闪过。

他慵懒地掀了下眼皮,像是勉qiáng回忆了下,然后淡定地出声回答。

“哦?可能是之前为了贿赂她们纪检部的,被人看到误会了吧。”

说辞这般的统一,也不知道是太巧了,还是两个人真的清清白白的。

苏安夏泄了气,瞬间没有了对八卦的激动和好奇。

“好吧,不过看着你们也不像是一个世界的,许之澜应该也看不上你这种调调。”

盛听淮漆黑的瞳色暗沉了些许,他双手插在风衣口袋里,语调一如既往的上扬。

“哦?你跟人家聊了几句话,就知道她看得上哪种调调了?”

苏安夏:“那当然了,我的直觉还是很靠谱的。”

怕他不相信,她抛出自己胸有成竹的答案:“许之澜适合搭配一个温文尔雅的谦谦君子。”

盛听淮淡淡道:“你要是直觉靠谱的话,也不至于到现在才发现自己被绿了吧。”

他想起刚刚他推门进入包厢,第一眼看到的场景。

她穿着白色的针织衫,面部轮廓没有太大的变化,月牙般的眼睛安静地看过来,眼眸是流转的琥珀色。

仿佛过了一个世纪般漫长。

记忆里的她还是稚气未脱的样子,现在已经完全出落得成熟了,甚至变得有些陌生起来。

听到他人的起哄,她没有太大的波动,看着他的眼神淡淡又带着疏离。

记忆里她最后的话犹在耳畔。

他那时候狠下心,笑意从容地说自己只把她当妹妹。

没想到她做得更绝,直接道了绝jiāo,十几年青梅竹马的情分一刀两断。

被回忆的瞬间拉扯到,盛听淮喉间微动。

他的眼底带上微微的嘲意,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第3章 联姻

苏安夏离开后,林若发现她椅子上掉落了一个粉色小熊的挂件。

她伸手拿起来:“她东西落下了呢,你刚刚加了她微信的话,跟她说一下吧。”

林若指尖摩挲了下挂件:“看起来是定制的,上面还有她的名字缩写呢。”

许之澜看过去,眼眸微顿,露出了思索的表情。

林若感叹道:“这挂件一股人民币的味道,应该是盛公子送给他小女朋友的吧。”

包厢内暖huáng的灯光下,许之澜慢慢开口:“这应该是我工作室定做的,挺便宜的。”

林若神情不由有些讶异:“这么巧的吗?”

许家的事务主要是她哥哥在管理,并没有什么负担落在这位大小姐身上。

许之澜对珠宝设计类比较感兴趣,她手下有个小型工作室,专门定做一些饰品挂件。

林若挑眉:“你这老板挺敬业,一个挂件都能认出来。”

许之澜轻轻眨了下眼:“没记错的话,应该是我的第一笔生意。”

第一次设计线稿上色,她还记得当时怀揣的心情。小熊挂件上的几颗水钻,也是她当时手工缝制上去的。

林若想了想前因后果,突然发现了盲点。

“所以,现在是你的前未婚夫,买下你亲手缝的挂件送给了他的新欢?”

林若轻拍她的肩膀安慰道:“别生气,人生就是这样充满惊吓,习惯了就好。”

许之澜轻声反驳:“那不是我前未婚夫,当时也只是没影的事。”

盛听淮这人现在看着绅士了不少,年少的时候却是桀骜反骨,身上充满了轻狂之意。

许之澜本以为两人从小认识,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,好歹有点感情底子在。

家族间联姻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,在这个圈子里司空见惯。

当时盛家一片混乱,对方身陷囹圄之时却还轻嘲她:“许公主,你这是要遵从封建包办婚姻?”

这句话仿佛一盆冷水,使她冷静下来。

许之澜眼眸弯了下,眼里却没什么笑意:“所以别乱讲哦,盛公子这种的我可高攀不起。”

她将挂件拍给了苏安夏,询问了对方的地址。

林若在旁边看着,轻啧道:“要是我,肯定直接心梗地把挂件扔了。”

许之澜轻笑:“我跟苏安夏又没冲突,我挺喜欢她的,gān嘛没事要连坐人家呢?”

林若开玩笑道:“盛公子也太不识相了,要是把你娶回去,连正室和情人闹矛盾的担忧都不会有了呢。”

毕竟圈里的少爷们都真诚地希望,能够实现家里红旗不倒,外边彩旗飘飘的理想。

许之澜语气不明:“那可不一定。”

林若想到了什么后道:“不是说最近你家里在安排相亲吗?也太急了吧。”

许之澜托着下巴:“没关系,要是我实在看不上的话,那就逃婚好了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