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新完本神站 > 都市 > 她觊觎你好多年 > 第11章

盛听淮虽然又是被踩,又是被扯了围巾。但总归保持着他那绅士风度,好心般地扶了她一下。

记得之前有女生也用过这招,盛听淮当时径直后退避开,眼睁睁看着对方摔在地上没有管。

相比之下,他这次已经厚道很多了。

许之澜怕他误会自己也有这种心思,先一步开口甩锅道:“是你先挡路的,我不是故意要踩你的。”

盛听淮听着她这话,眼中有错愕闪现,舌尖轻抵了下后槽牙。

“我先挡的路?许公主,你这样贼喊捉贼的良心不会痛吗?”

见他较真,许之澜利落地承认了错误:“对不起,那是我没看清。”

盛听淮绅士地松开了她,语调轻扬起:“肯承认错误,说明还有救。”

拜这一摔所赐,原本两人刻意拉开的距离不复存在,氛围轻松了些许。

盛听淮轻掀眼皮:“你力气这么大,要是我今天戴的是领带,不就被锁喉成功了吗?”

许之澜:“……你是有被害妄想症吗?”

盛听淮目光从她脸上掠过,口吻像极了年少玩笑时那样带了点轻佻。

“要是被外人看到了,说不定还以为你想大庭广众下想掀我衣服。”

他语气慢条斯理地道:“早知道不扶你了,有点损坏我的名誉。”

许之澜:“……”

他几句明显玩笑的话,蓦地使她思维跳脱想起方才纠结的,当年他弹着吉他所唱的歌。

“海làng一泛小船,在慢缓地靠岸。拉太多会不习惯,害怕你领带会断。”

当时是在她房间楼下的琴房里,隔着天蓝色的半透窗帘。窗外喷泉的水流声和明烈的日光被淡化,窗隙间风轻微地在振动。

那个时候智能手机还没有普及,习惯用MP3听歌,里面的歌词常常模糊不清。

偏偏盛听淮唱的时候咬字清晰,能让人听得一清二楚。

“你慢慢,你慢慢,掀开衣服按我看,说你的胸前越来越不自然……”

许之澜听清他唱的是什么鬼东西后,瞬间呆住。

许家的家教比较开明宽松,但她还在情窦未开的年纪,只隐隐约约能听出其中的意味。

她原本在练钢琴,被他的吉他声打断时本就憋了一口气。

许之澜没忍住把手里的琴谱扔过去:“盛听淮,你唱什么呢?”

他伸手将琴谱接住,手边吉他的和弦声戛然而止。

盛听淮唇边笑容不变,淡定道:“歌词而已,又不是我原创的,你这么激动做什么?”

许之澜没想到他能这样qiáng词夺理:“盛听淮,你要不要脸?”

他浅色的衬衣袖口挽起,一双桃花眼中神色潋滟:“你不听啊,那太可惜了。”

第6章 微信

回去的路上,许之斐的电话打了过来:“你跟秦公子相处的如何?”

许之澜敷衍地回答:“还行吧。”

对方停顿了下,带着微微的嘲意道:“只吃了半个小时的饭,也叫相处得还行?”

整个上流圈都传闻许家公子温和有礼,但同在一个屋檐下长大,许之澜知道对方刻薄毒舌的一面。

她轻啧道:“秦从诺临时有事就先离开了,问题不出在我身上。”

许之斐顿了下,淡漠的口吻道:“那你觉得他怎么样?”

许之澜想起了看到的秦从诺将手机倒扣的画面,以及对方连着响起的几个电话,和最后离开时的匆匆神色。

她托着下巴:“半个小时能看出什么?好歹也要相处一阵子之后,我才能答复你吧。”

许之斐不置可否,只是淡淡道:“如果对秦公子不满意的话,记得尽早说。”

许之澜哦了声并没有放在心上,径直挂了电话。

她回寝室倚在chuáng边休憩了会儿,接着被室友宋佳cue了。

“之澜,快看表白墙上的照片,你被捞了哎!”

许之澜头顶缓缓打出一个问号。

宋佳点开了表白墙,兴致勃勃地念了出来。

“捞一下照片里的这位姐姐,你的校园卡忘在图书馆了。帮你收起来了,留个联系方式吧。”

手指上下滑动页面,她读完后一脸不甘心:“就这?现在表白墙功能这么齐全的吗,都能失物招领了?”

许之澜:“……辛苦她了,其实我已经补办好校园卡了。”

不过她还是点开表白墙,将自己的微信名片发了过去,等着加那位好心人表示感谢。

大概过了几分钟,一条验证消息弹了出来。

对方的头像是黑白的琴键,微信名是简单的大写字母S,申请备注一栏空白。

许之澜以为是捡到她校园卡的好心人,没有多想便通过了申请。

她正打算向对方道谢,突然又重新跳出一条验证消息:“学姐你好,我是捡到你校园卡的人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