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新完本神站 > 都市 > 她觊觎你好多年 > 第18章

下一秒,她余光瞥见许之斐夹了只虾到她碗里,顿时受宠若惊中夹杂着几分惊吓。

对方夹菜的动作一如既往的优雅,看向旁边盛听淮的淡漠目光中,莫名透露出挑衅的意味。

算起来,这是许之澜二十多年来,第一次有夹菜这种待遇。

吃饭时分,许家父母同盛听淮聊了他在国外的这几年。

从他们的对话中得知,盛听淮当年去国外一是为了避开盛家的混乱,二是找寻能治疗盛老爷子的世界顶级医生。

目前盛老爷子的病情暂时控制了下来,在国外修养。

许之澜咬了口虾,抬眸看了眼盛听淮。

他其实比她记忆里年少轻狂的样子稳重了不少,很难通过三言两语来想象,他独自一人在国外的景象。

仿佛是察觉到了她的视线,盛听淮微垂眼睫看过来。

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,他眼中散漫风流的笑意能称得上温柔。

视线jiāo汇间,许之澜脑海中有瞬间的空白和不自在。

但是下一秒,许之斐打破了氛围。

他面无表情地又夹了只虾,动静有些大地扔到她碗里。

许之澜拿筷子接住:“……”

似乎是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,许母嗔了声,仿佛很无奈又打趣。

“阿斐,你这是在提防什么吗?这两人要有情况早就有了,还轮得着你来棒打鸳鸯?”

许母丝毫不觉得自己的话扎心,她面带微笑:“在阿淮眼里,之澜就是妹妹啊。”

话音刚落,出现了一瞬间的安静。

许之澜想起几年前盛听淮的那句我只把你当妹妹,微微垂眸。

一旁的盛听淮保持着仪态,没有出声反驳什么。

许之斐扫视了两人各异的表情,意味不明地轻嗤了下。

话题绕到这上面之后,许母打开了话匣子:“之澜,上回见的秦公子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许之澜握着勺子的手微僵:“还行吧。”

许母含笑道:“正好你阿淮哥哥在,可以顺带找他把把关。”

听她这么说,许之澜有些艰难地握住手里的筷子。

只是在场的好像只有她一个人尴尬,其他人都没觉得有不对的地方。

盛听淮想起了那天餐厅中的情景,眼眸微暗,语气保持着平静:“是哪位秦家公子?”

许母对他保持高度的信任,把已知的信息都吐露了出来:“城南秦家,嫡系排第二的秦从诺。说起来,他留学跟你在一个国家。”

盛听淮隐隐有点印象,意味不明地轻笑了下:“好,我知道了,会帮忙查看的。”

许之澜听着一句一言的对话,吃了半碗饭后便放下了筷子:“我吃好了,先上楼了。”

许母哎了声,看着她离开的背影:“这孩子,从小就只吃一点点。”

旁边的许之斐抬手推了下眼镜,意有所指道:“她那是别的东西撑饱了。”

许母道:“你们两兄妹天天谁也看不惯谁。你这哥哥不像话,人家阿淮都比你像哥哥。”

许之斐的目光掠过盛听淮,眉梢微挑,似乎是不认同许母的话语。

顶着压力,盛听淮拿过纸巾擦拭了下唇角,然后也放下筷子起身。

许母讶异道:“哎?阿准你也吃好了?”

盛听淮颔首:“嗯,吃饱了。伯母,我上楼看看之澜。”

许母一脸欣慰地点头。

她瞪了眼旁边的许之斐:“好好跟人家学学,你这哥哥,就跟垃圾堆里捡来的一样。”

许之斐握着筷子的手指微顿,轻呵了声,心想着看来当年还是打轻了。

盛听淮上了楼,轻车熟驾地穿过长长的走廊,到了许之澜房间门口。

他礼貌地敲门询问:“许公主,不好好吃饭,你要成仙了?”

许之澜听到动静打开了门,看到倚在门边的男人。

他那双向来含笑的桃花眼在灯下一片潋滟,目光温柔专注,仿佛真是个在关怀妹妹的好哥哥。

许之澜找了个敷衍的借口:“我减肥。”

盛听淮打量了她几下,唇角微抿,眼尾扬起。

他看上去并不相信这个理由:“那你可以吃饱了再减。”

下一秒,盛听淮把手里的酸奶递给她:“这是茹姨那拿来的。”

许之澜下意识地伸手接过,酸奶瓶身上似乎还留有他掌心的余温。

她思绪微微恍惚,不由想起高中时自己也宣扬过要节食,常常不吃早饭便出门。

有次因为低血糖,很不幸地在体育课上晕倒了。

盛听淮知道后天天堵她,把手里的早餐给她。

许之澜质问他:“盛听淮,你个狗,是不是去我妈地方告状了?”

盛听淮那时不穿校服不守校规,一身黑色的丝质衬衣,耳垂上还叛逆地戴了好几个耳钉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