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新完本神站 > 都市 > 她觊觎你好多年 > 第32章

盛听淮蓦地笑出声来,低低的笑声从他喉间溢出:“你说的对。”

嘴还挺甜。

许之澜想起什么后问:“那天秦大公子是要找你合作吗?不怕他找你麻烦?”

她虽然没有多了解盛家最近的变动,但不难猜测出,盛听淮回国后参与了盛家的激烈斗争。

看那天的情况,像是秦家兄弟在同他结盟一般,而盛听淮也没有拒绝他们的示好。

盛听淮挑了下眉,并不放在心上的样子:“嗯,不让他知道是我在动手脚不就行了。”

他搭在桌面的指尖轻叩了几下,然后语调微扬道。

“等我在他那里赚够钱,把秦家内外坑一遍,再告诉他也不迟啊。”

许之澜:“……”

听这话,还是她所熟悉的调调。

她眼带好奇地问他:“既然你打算让他们内部斗争,这些你拿给我做什么?”

盛听淮掀起眼皮,桃花眼中一片潋滟:“就是拿来让你欣赏下,高兴高兴啊。”

第16章 秘密

聊天时林若听到这段描述,轻啧道:“你口中的这个人肯定喜欢你。”

她掰着手指:“你看,专门跑到你学校一趟,又为你出气搞了秦家,这不是爱情是什么?”

许之澜本来就是怕她天马行空地想象和乱扯,便没有告诉她对方是谁。

果不其然林若追问道:“我能冒昧地问句对方的身份吗?”

许之澜闻言打破她的滤镜:“哦,是盛听淮,你应该有点印象。”

本以为林若会不再起哄,没想到她抬手捋了下耳垂上长长的流苏,眼中兴趣盎然。

“所以,他这算是拿了làng子回头和追妻火葬场的剧本吗?”

许之澜:“?”

林若:“说不定他在国外转悠了一圈,蓦然回首,发现还是你——”

许之澜面无表情地打断她:“你别讲了,我jī皮疙瘩都要起来了。”

林若见她不care这个话题,便没有继续。

她约对方到了家静吧:“放心,这是我朋友开的店。就是单纯喝点酒,不会有其它乱七八糟的。”

许之澜打量了林若几眼,看出她心情并不佳,可能需要别人陪她发泄下。

许之澜看向林若:“没关系,到时候你喝倒了,我会记得把你带回去的。”

林若看着她这副镇定从容的样子:“听说许家老爷子靠早年经商卖酒起家,难不成你遗传了好酒量的基因?”

许之澜其实自己也没底:“可能吧。”

林若点了个静吧的小包厢,放了首舒缓的背景音乐。

怕一下太刺激,林若先倒了些度数低的果酒。

酸酸甜甜的味道入口,她揉了下太阳xué:“之澜啊,要是你的前任找上你了,你怎么搞啊?”

许之澜本以为对方是受不了许之斐这资本家的压迫,才找自己诉苦的。

没想到她一开口就是聊这么劲爆的感情话题。

许之澜眼中有惊讶闪过,随即慢悠悠地开口:“我没有前任。”

她还真提不出什么意见来。

林若又喝了口酒,微微苦恼:“你假设一下嘛。就是前任……嗯,是你始乱终弃的那种,现在跟你有了工作上的牵扯。”

许之澜问了重点:“你们谁是甲方?以及你那黑化了的前任有钱吗?”

林若看着见底的空杯,诚恳道:“他是甲方,以及比我有钱很多。”

许之澜悠悠看戏的眼神:“那你完了,洗洗睡吧。”

林若抱着酒杯几乎要落泪:“我也不想的啊,但是我为什么这么倒霉啊。”

许之澜带着好奇的眼神看了眼旁边的酒。

可能是林若的表情太悲壮了,她拿手指戳了戳上面的度数,决定陪她倒霉的好姐妹喝一杯。

许之澜尝试着抿了一口,发现除了酸甜中带一点微辣,并没有产生晕眩感。

她又喝了几口,好笑道:“可难道不是你始乱终弃人家吗?”

人在江湖飘,哪能不挨刀。

林若神色心虚了些:“呜,呜呜。”

许之澜安慰道:“要不你跟我说说是谁?说不定我能帮你劝一把?”

林若用很微妙的眼神看她一眼,态度非常坚定:“不用了,拖人下水是不道德的。”

见林若死活不肯jiāo代男方是谁,许之澜兴致缺缺,无意间又喝了不少酒。

林若沉浸在一片chūn秋悲伤中,等她回过神来看许之澜时,发现了不对的地方已经晚了。

许之澜面前只有一个空酒瓶,但林若看清牌子和度数后,呼吸微微不稳。

她看向对方:“许大小姐,你今天……第一次喝酒吧?”

许之澜白皙的脸庞染上了淡粉色,细看眼眸并不迷离。

她轻眨了下眼然后回答:“嗯。”

林若:“……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