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新完本神站 > 都市 > 她觊觎你好多年 > 第33章

直觉告诉她,许之澜现在应该不太清醒的样子。

林若轻咳了下:“酒好喝吗?”

酒的后劲这时候涌上来,许之澜感觉到胃里和喉间的温度有些灼人。

她轻轻地吸了下鼻子:“还行。”

林若端详着她的脸颊,原本微泛的粉色铺陈开来,许之澜的眼眸也带上层薄薄的水光。

她起了逗弄的心思:“之澜,这是几?”

许之澜瞥她一眼,肯定道:“我没醉。”

林若眼睁睁地看着她又喝了几口酒:“哎,今天不是我来买醉的吗?”

许之澜揉了揉太阳xué,后劲带来的晕眩感再度涌上来,没想到打脸来得挺快:“哦,我好像确实是醉了。”

林若:“……”

她戳了戳许之澜的脸颊:“许家管得这么紧的吗,连酒都不让你碰。”

酒量浅得马上露了底。

许之澜算是有几分清醒在:“没有,之前小的时候有人骗我喝酒,我当时起疹子了,就被误以为酒jīng过敏了。”

林若挑眉:“谁啊,这么缺德骗小姑娘喝酒。”

联想到什么之后,林若眯了下眼:“该不会就是你之前提到的那位盛大公子吧?”

林若听到盛听淮收拾了秦氏兄弟后,直觉就有什么地方不太对。

果不其然,许之澜心不在焉地嗯了下。

林若笑起来,不打算放过试探的机会:“青梅竹马,多年相熟?”

她不过是随便好奇两下,并不指望许大小姐会说实话。

事实证明,当人不抱什么希望的时候,往往会有出人意料的奇迹发生。

下一秒,许之澜轻眨了下带上醉意的眼眸,然后回答了她的问题:“我喜欢他。”

闻言,林若一口酒差点吐出来:“卧槽?”

她刚刚是幻听了吗?

许之澜并没有意识到自己醉后吐真话。她盯着眼前的空酒杯,很缓慢地眨了几下眼。

林若回过神来:“许大小姐,你还记得你刚刚说什么了吗?”

许之澜抬起眼眸,眼里有疑惑闪过,显然是不记得了。

林若笑出声:“没关系,你的秘密我已经知道了。”

她想起许之澜母单多年的情况,唯一有点牵扯的异性便是盛听淮这位“哥哥”。

林若拍了拍她的肩膀:“做什么这么想不开呢,我现在还记得他载着职高校花,从教导主任面前经过的画面。”

许之澜醉了,已经意识不到自己在说什么:“刚刚你不是还说,可以làng子回头,追妻火葬场的吗?”

林若语重心长道:“你不要多想,那是我开玩笑的,他就是把你当妹妹而已。”

林若一想到自己方才乱开玩笑,只想把那句话收回。

许之澜脸颊泛红:“哦,你也不要多想。被你始乱终弃的那位,可能就是来找场子的。”

她一片水雾的眼眸:“你这么灌酒,我还以为你怕他来找你复合呢。”

林若:“你这到底是醉了,还是没有呢?”

许之澜低头看着杯底的酒:“不知道。”

林若拦住她:“别喝了,要是出点事情许之斐会拿刀灭了我的。”

许之澜轻眨了下眼:“许之斐,是谁?”

林若:“……”

她拍了拍对方的肩:“那你还记得盛听淮是谁吗?”

许之澜手里握着酒瓶,脸上红晕散开,侧头想了想:“盛听淮啊……”

停顿了下,接着用肯定的语气再度重复了一遍:“好像是我喜欢的人。”

林若:“!!!”

她深呼吸了下,微微咬牙切齿:“这个盛公子真是不识好歹。”

林若想到对方的风评,顿时为她深感不值。

许之澜眨了眨带着醉意的眼眸,突然瞪她一眼,维护对方道:“谁跟你说的。”

见状,林若伸手揉了下她的脸。

“大小姐,记得以后别轻易喝酒。你这何止是对酒jīng过敏啊,简直是失魂降智。”

许之澜:“哦。”

林若道:“反正你醉了应该不会记得,那我就尽管吐槽了。你哥就是个扒皮的资本家,不仅记仇还小jī肚肠……”

许之澜疑惑:“记仇?你以前得罪过他?”

林若咳了下:“很早以前的事情,根本就不足以提。”

许之澜若有所思地看着她,下一秒语出惊人:“你始乱终弃了他?”

林若顿时像被踩着了尾巴的猫炸开:“我没有!”

许之澜点点头,神色淡定也不知是信了没有。

下一秒,她咽下了口中的最后一口酒,径直趴在了吧台上,将脸埋进臂弯中彻底醉了过去。

林若戳了下她:“喂……”

许之澜半边脸露在外面,卷翘的睫毛一动不动。

林若没想到对方醉得这么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