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新完本神站 > 都市 > 她觊觎你好多年 > 第40章

许之澜下意识将手缩回来:“喂,你……”

见她要缩回手,盛听淮指尖按住了她的腕骨。

眼见着她又要炸毛,他将项链绕了好几圈在她手腕上:“不是桃花债送的,谁家桃花债送地摊货呢。”

许之澜被转移了注意力:“真是地摊货?”

盛听淮轻笑出声:“骗你做什么?”

他笑容散漫而促狭:“你昨天看着它,就跟看多年暗恋不得的对象一样。这么不舍得还是别还给我了。”

听着他这形容,许之澜心跳有些加快,错开了目光。

林若那句“你那是喜欢项链吗,你那分明是想被他挂在心口处”仿佛还在耳畔。

许之澜感觉到了心跳在加快,对方的手机却在这时响了起来。

许之澜顺势瞥过去,看到了屏幕上跳跃闪烁的“宋伊曼”三个字。

她轻轻地“哇哦”了声,带着微微的讽意。

也不知道刚刚是哪个人,说想不起来对方是谁。

结果没过多久人家宋小姐就打来了电话,真是大型打脸现场。

盛听淮挑了下眉梢,轻掀眼皮:“许公主,我接个电话,你要不要回避一下?”

许之澜:“……”

对方含笑道:“开个玩笑而已,不用回避,你不介意就好。”

盛听淮当着她的面按下了接听键。

宋伊曼略带欢快和俏皮的声音传来:“刚刚有件事忘了和你说,盛先生,能帮个忙吗?”

盛听淮瞥了眼许之澜,没有说话等着对方继续。

宋伊曼又道:“下周许家老爷子的寿宴,宋家人也会去。”

她顿了下,语调微扬:“所以盛先生,能请你当我的男伴,撑个场面吗?”

第19章 质问

许之澜看向盛听淮, 只见他微勾着唇角:“抱歉,宋小姐。”

那头的宋伊曼顿了下:“能问问盛先生为什么拒绝我吗?”

她的语气很轻快,尾音拉长而勾起。

盛听淮语调散漫而不正经:“很抱歉宋小姐, 你邀请得有点晚。在邀请我的女士里面,你已经排到了第几十号。”

许之澜:“……”

她想起先前翻看盛听淮朋友圈时,对方简单的一条动态下, 无数的名媛点赞评论的画面。

可见他这句话, 可能还真有几分道理。

她轻轻地嗤了声, 这声笑在一片寂静中有些突兀。

宋伊曼在电话那头听见了,似乎是误会什么了一般惋惜道:“那真是抱歉,打扰到你了。”

盛听淮挂了电话,轻笑出声:“许公主, 你笑什么呢?”

许之澜弯起唇角:“不好意思, 你们的对话太有趣了,一时没忍住。”

她轻笑道:“宋小姐不会误会了吧?”

盛听淮琢磨着她的语气, 总感觉有哪里不对。

他双手插在口袋里, 口吻轻描淡写道:“误会了也没关系, 反正她已经排到第几十号了。”

许之澜:“哇哦。”

她反应平淡:“那宋小姐确实该伤心了。”

盛听淮见她没心没肺看戏的模样,感到仿佛有一口气哽在心头。

他眼中一片潋滟的光泽, 语气散漫:“其实我也觉得这么拒绝太伤人了。”

盛听淮轻笑道:“但是如果带着几十个女伴去寿宴的话, 我怕惊吓到许爷爷, 所以还是算了吧。”

许之澜没想到他还挺敢想, 一时怔住。

她心里有微小的火苗闪过, 但语气还是保持客了平静和客观。

“那也不一定, 要是你的几十位女伴人手一份贺礼, 许家还是很欢迎的。”

盛听淮本只是玩笑般假设, 没想到她神情不见波澜, 甚至话里行间还有点期待的意味。

他瞬间有种一拳打进棉花的感觉。

他语调意味不明:“许公主,我脸上是写着冤大头几个字吗?”

几十位女伴人手一份贺礼,花的最终还是他的钱,她倒是打得一手好算盘。

许之澜轻眨眼眸:“本来就是你先作的假设。”

她语气悠悠:“我只是替宋小姐打抱不平一下,没有别的意思。”

盛听淮若有所思:“许公主,你今天怎么火药味这么重?”

联系前后他想到一个可能性:“宋伊曼之前得罪过你?”

盛听淮眼眸不由微沉:“要是这样的话,宋家那边……”

许之澜打断他,直言坦然道:“我跟宋小姐不熟。”

严格来说,是她知道宋伊曼,毕竟传闻是他的前任之一,而宋伊曼应该并不认识她。

许之澜年少时属于只读圣贤书,不闻窗外事的那一类人。

有关盛听淮的绯闻,基本上是等对方的光荣事迹传得满城风雨了,她才十分滞后地从津津乐道的旁人口中了解到。

听着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