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新完本神站 > 都市 > 她觊觎你好多年 > 第46章

许之澜告知他:“我哥追我嫂子去了。”

她细想之下,总感觉有哪里不太对的样子。

谁会堵人堵到许家的后院里?更何况,盛听淮看着也不像被堵就怂的人。

盛听淮最后道:“那我再想想办法。”

许之澜看着他那行字,眼眸中若有所思。她踱步走上楼梯,进了自己的房间。

许之澜进了房间,伸手掀开了房间中央的地毯。按下开关后,地板螺旋式自动打开。

重新装修书房后,她打通了自己房间和楼下的琴房。墙上有固定的木质梯子,方便随时下楼。

其实盛听淮出国后,她基本只会在无聊时逛一会儿,也没怎么掀开过琴盖。

如果不是有时打理两下,上面应该已经积累了薄薄一层灰。

许之澜缓缓踩在梯子上,垂眸往下看。

只见盛听淮靠在钢琴旁,襟前的扣子散开一两颗,这个角度看不清他的神情。

他低头垂眸,修长的指尖撑在钢琴的黑色琴盖上。

暖huáng的灯光掩映,黑与白形成视觉冲突,她看到他的指尖微微紧绷收拢。

听到动静,盛听淮抬眸看过来。

他眼中有错愕闪现,薄唇轻启:“许公主,你这是表演大变活人?”

他的语调轻松散漫,跟往常相比没什么区别。

许之澜同他遥遥对视,突然发觉也不知是不是光线问题,对方的面色透出一种不正常的红来。

盛听淮散漫地倚靠着钢琴,身形却有些紧绷。

许之澜视力好,甚至能看到他抵在身侧的手指虚握成拳,指骨因为用力而微微泛白。

她轻皱眉,刚想问对方发生了什么事。

盛听淮抬眸,桃花眼中一片潋滟的神色:“许公主,这么目不转睛看我做什么?”

他拖长语调,眼中闪过促狭:“突然发现你阿淮哥哥还挺帅?”

许之澜被他这么不要脸的说辞惊呆了。

她轻轻磨了下牙:“你还挺自恋。”

许之澜被他这么一逗弄,瞬间往了自己还站在悬空的楼梯上。

盛听淮在她踏空的那一瞬间,伸手扶了下她,声音中流淌着笑意:“真看呆了?路都不会走了?”

许之澜踩空的刹那还在想,盛听淮可能是命中来克她的。但是他这般靠谱地没让她摔地上,许之澜发觉自己又原谅了他。

她抬起头,恰好能看到他jīng致流畅的下颌。

盛听淮掀着眼眸,眼神似笑非笑。

许之澜蓦地发现,此刻她靠在钢琴的木质外壳侧面。而盛听淮为了接住她,转过身来。

他的手搭在钢琴琴盖上,姿势像是半虚半实将她环住。

虽然二人没有实质性的触碰,但是距离靠得很近,对方温热的呼吸近在咫尺。

许之澜意识到后,双手不自在地往背后撑过去。

结果撑在打开的琴面上,琴键被她乱按一气,响亮而嘈杂的声音瞬间响了起来。

琴声响亮,似乎能将人一瞬惊醒。

许之澜低头的瞬间,盛听淮也收回了手,绅士地后退了半步。

许之澜想起来了这里的目的。她平复了心情,视线落在盛听淮脸上。

对方的面色确实红得有些不自然,离得近一些之后,许之澜撞进了他那双漆黑的眼眸里。

里边翻涌着不明的神色,仿佛在压抑着什么。

许之澜错开目光,问他:“你发烧了?”

盛听淮轻掀眼皮:“没。”

她看了眼琴房紧闭的门,又问他:“是谁在堵你?”

盛听淮眼尾勾起的弧度带着嘲意:“盛家的人。”

对方那双原本就生得多情的眼眸,无端让人品出潋滟而妖孽的意味。

许之澜若有所思:“你真没有生病?脸色怎么这么差?”

话音落下,盛听淮搭在琴盖上的指尖收拢,气氛有瞬间的凝滞和安静。

许之澜:“你要是不想说的话,那也没关系。”

她想了想,安慰般补充:“要是你得了什么不治之症的话,我喊私家医生过来帮你看看……”

盛听淮仿佛是听到了笑话一般。

他唇角勾起,眼中闪过笑意:“不治之症?许公主,你这是关心我呢,还是在咒我呢?”

盛听淮薄唇轻启,散漫地吐出几个字眼来:“生病倒没有,就是被下.药了。”

他慢悠悠地回答了她的问题,语调扬起带点漫不经心,仿佛并不知道这话带来的震撼力。

许之澜顿住,有些怀疑自己的听力出了问题,艰难地重复确认:“下.药?”

盛听淮眼尾轻扬,仿佛见到她这呆滞的反应,极为愉悦和恣意。

他勾起唇角,仿佛像学生时代恶作剧捉弄自己暗恋的女生一般,散漫的声线中带上顽劣感:“嗯,你没听错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