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新完本神站 > 都市 > 她觊觎你好多年 > 第47章

仿佛为了印证他自己说的话,他尾音的气息带了点微喘,仿佛若有若无的勾引。

在偌大的琴房中显得格外清晰。

许之澜脑海中刹那闪过,室友们所看的电视剧画面:“众所周知,这种情节是为了推动男女主角感情升温而存在的。”

宋佳那时候还兴致勃勃地给她科普:“虽然狗血,但这情节靠谱啊,一发即中。”

“这简直是làng漫邂逅的最好方式啊。”

许之澜无法控制自己天马行空的脑回路,表情一阵变幻。

盛听淮见她像是脑补了什么一般,没再继续逗她。

他抑制住眼底翻涌混乱的墨色,薄唇轻启开口解释:“不是你想的那种,少看点电视剧。”

许之澜被他这么一说,微微有些炸毛:“我想的哪样?”

盛听淮轻撩起眼皮:“说不太清,反正其实是让人燥热失态,跟磕了毒.品一样吧。”

许之澜想到自己的脑补,不由移开目光:“盛家人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

盛听淮轻啧:“不知道。可能是希望我在寿宴上出点事,身败名裂?”

他笑容呈现嘲讽的弧度:“这种下三滥的招数,确实是他们能做出来的事情。”

琴房外面传来细微的脚步声。

许之澜开口道:“我刚刚联系我哥了,但他忙着谈情说爱,不一定靠谱。”

盛听淮似乎在抵抗身上的药效,跟她刚刚见他时的平静比起来,现在他的药效明显涌上来。

他的手在身侧紧握成拳,唇线微微绷直成一条线。

刹那间两人谁也没说话,琴房里莫名寂静而气氛胶着。

许之澜进也不是,退也不是。

这种突发情况下,她着实觉得盛听淮会再闷哼出声,惹得她像刚刚那样胡思乱想。

许之澜深呼吸了下,声音平静:“你要是不舒服的话,要不要上楼去我房间。”

盛听淮轻轻挑了下眉梢。他这种惑人的长相,这个动作更显风流感。

他眼里仿佛暗含揶揄:你想做什么?

许之澜抿唇,神色平静地接上话:“外面不是有人堵着吗,他们并不知道琴房是通向二楼的。”

“我房间有洗手间,你可以洗把脸再走。”

倘若盛听淮想用最简单的方式解决问题的话,犯不着同她求助,早就顺着他那些传闻随手拉个姑娘了。

不过这种情况下洗把脸应该也没什么用,许之澜索性建议他:“要不你跳窗吧,能撑到去医院吗?”

盛听淮默了下,唇角的笑容有些勉qiáng。

在她来之前,他已经撑上一段时间了,身体该有的反应肯定少不了。

盛听淮嗓音微哑道:“我去楼上的洗手间。”

顿了顿,他仿佛刻意qiáng调:“就只洗把脸。”

他上了楼,进了洗手间便关上了门。

许之澜将地毯挪回原位,寂静中洗手间里传来了水流声。

好在盛听淮遵守允诺,除了此起彼伏的水流声,并没有发出什么奇怪的声音来。

许之澜靠在墙上,刷着手机来发散自己的注意力。

大约几分钟后,水流声戛然而止。

盛听淮的声音有些模糊地传来:“许公主。”

他声音放松了些,语调上扬:“你要不要回避一下?”

许之澜握着手机的指尖顿住。

她好不容易发散了自己的注意力,被他这么一说,脑海里重新涌入了乱七八糟的内容。

她怕对方神志不清地乱来,开口提醒:“这是我的洗手间。”

盛听淮似乎是有些失笑:“不回避啊,那也不是什么大事。”

门被打开,盛听淮看着像是只洗了把脸的样子。

他脸颊上残留的水珠滑落到下巴上,原本微卷的发梢被打湿。

许之澜看到水珠顺着他的下颚线滑落到脖颈,打湿了他身上的丝质衬衣。

可能是因为燥热感,盛听淮把襟前的几颗扣子都解开了,但也仅仅只是露出一丁点的肌肤而已。

许之澜:“……”

她还以为对方提出让自己回避,是因为其它的别的什么缘由。

没想到,上衣都还好好穿在身上。

盛听淮伸手抓了把头发,水珠溅落在他的脖颈间,一直流淌到锁骨处。

他轻掀眼皮:“许公主,方便叫下许家的私人医生吗?”

盛听淮的声音还是哑的:“如果你不想我真在这里,做出什么事的话。”

盛听淮一双潋滟桃花眼流转,唇畔比往日艳丽几分。

水滴打湿了他的衬衣,薄薄的衣料之下有些线条若隐若现。

不像平时兼顾绅士和风流的公子哥,而是惑人的妖孽。

许之澜避开视线,哦了声:“那你等等,我也不确定今天寿宴医生在不在。”

所幸过了不久,私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