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新完本神站 > 都市 > 她觊觎你好多年 > 第48章

一进门,许之斐看到盛听淮衣衫微乱,发梢滴水的样子,眼神瞬间如刀子:“你在这里洗澡了?”

许之澜率先开口澄清:“没有,他就是洗了把脸。”

许之斐下巴微抬,意思是下逐客令了。

“盛先生,很抱歉在许家的筵席上发生了这样的事。你跟医生走就好,到时会给你一个jiāo代。”

盛听淮态度良好:“不用,这件事是我自己的问题。”

许之斐轻呵了声:“确实是你自己的问题,还挺有自知之明。”

盛听淮被他嘲讽,倒也没有恼。

他擦肩而过时含笑提醒他:“许公子,领口拉高一下,吻痕有点明显。”

话语有点损,许之澜看到她哥顿住的神色,一时不注意笑出了声。

许之斐凉凉的视线瞥过来,她收敛了笑意。

对方语气意味不明:“他只是洗了把脸?”

许之澜揶揄道:“当然,可不像你,分分钟脖子上多点印记。”

关于许之斐脖颈上的印记,林若的解释是:“就是不小心,我把口红蹭上去了。”

许之澜:“你真的不必此地无银三百两。”

林若反击:“听说盛公子被人暗算了?还跑到你的房间里了?”

许之澜若有所思:“我哥跟你说的?”

林若啧了下:“当然不是了,是我眼尖,瞄到他手机屏幕上你的消息了。”

许之澜纠正她的说法:“他是被堵琴房了,不是我房间,后来上楼去洗手间里洗了把脸而已。”

林若挺会抓重点:“洗手间,单纯只洗把脸?他是被下了假.药吗?”

许之澜面无表情:“当然,他就在里面待了不到五分钟,能做什么?”

林若唔了声:“五分钟,那确实不至于,好歹是风流名声在外的盛公子。”

许之澜试图掰正她的三观:“生活不是电视剧,正常情况下被下不知名的药,应该先找医生。”

林若语出惊人:“有没有一种可能,他看到你洗手间粉色的设计,那什么不起来?”

许之澜:“!!!”

她微绷住唇角:“林若,有没有一种可能,有一天我会被你气得绝jiāo?

林若笑得花枝乱颤:“我开个玩笑而已。不过盛公子也挺能躲,不偏不倚,刚好躲到你房间楼下的琴房里。”

许之澜轻描淡写道:“这一片他最熟悉的就是琴房了,这有什么好奇怪的。”

黑白的三角钢琴,满天星装点的浅色窗帘。晴天的时候,日光会毫无保留地自玻璃窗照耀进来。

那个时候盛听淮常常会来,就站在窗边的那个位置,手里的吉他随意地拨弄两下。

把她的钢琴声打散得七零八落,仿佛是把她当只猫在逗。

偏偏她还真拿对方没办法。

盛听淮离开后,许之澜见洗手间的灯没有关,便走了进去。

洗手台面上放着他无意落下,没有一起拿走的钥匙扣。

钥匙扣的挂件是一片枫叶,上面有手工缝制的一串连笔英文,浅褐与茶色的简单组合。

许之澜微微眯了下眼,越看越觉得眼熟。

如果她没记错的话,这个挂件同苏安夏的小熊挂件一起,都是出自她工作室的手笔。

同学聚会那次,她将苏安夏落下的挂件送了回去。

对方玩笑般道:“太感谢你了,要是被送的人知道我把东西弄丢了,非要跟我好好计较一番。”

当时许之澜误以为她是盛听淮的女友,听到这话心情复杂没有接话。

现在蓦地又看到另一个熟悉的挂件,她心底仿佛有什么不明的东西在破土而出。

许之澜垂眸看着手里的挂件,有点想知道盛听淮为什么要这么低调地给自己捧场。

没记错的话按照时间线来看,她刚开张工作室的时候,两个人闹掰没多久。

隔着绝jiāo破裂的情分,还有大洋彼岸的时间差。

当时许之澜不过是抱着消遣的态度。开张的第一周没有任何的订单,她也没有向许家求助或是进行营销宣传。

开张的第二周有了三笔订单,其中一笔是林若的友情资助。

剩下的两笔,现在看来是出自盛听淮之手。

对方应该用的是不同的化名,以防止被她认出来。

许之澜轻轻眨了下眼,拿着手里的挂件,慢悠悠地问她哥:“盛听淮在哪?”

许之斐发了房间号给她,语气刻薄地提醒她:“医生比你要靠谱。”

许之澜晃了下手里的钥匙扣,罕见地没有yīn阳怪气回去。

她轻哂了下:“知道了。”

第21章 坦白

许之澜推开门时私人医生并不在, 里面只有盛听淮一个人。

他倚靠在象牙白的皮质沙发上,眼睑微阖,眼睫投下一小片yīn影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