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新完本神站 > 都市 > 她觊觎你好多年 > 第56章

闻言,路夫人一巴掌拍到他肩上,嗔怒道:“你还较劲上了,就你那破棋法也好意思显摆。”

路绍安哎了声:“我就开个玩笑。”

他拿起一块翻糖饼gān,咬了口才看到旁边坐着的许之澜和盛听淮两人。

路绍安挑起眉梢,然后听到他妈赶客道:“你们年轻人去聊聊吧,别总一个劲在这吃我的点心。”

许母也对着许之澜道:“之澜,带绍安去逛逛,尽一下地主之谊。”

虽然不想这么快再度被相亲绊住,但许之澜知道情绪不能在家长面前表露。

她站起来,淡淡看向路绍安:“走吧。”

旁边的盛听淮端着茶盏的手指微顿。

方才茶水被她斟了七分满,他手腕微微倾斜这么一下,清莹的茶水溅出来少许,沾到了他的指尖上。

盛听淮慢慢地垂眸,拿纸巾擦拭了下。

路绍安也听出了他妈的弦外之音。

他视线扫向这两人,蓦地翻了下眼没好气道:“不不不,我自己逛就行。许大小姐您坐下,我怕累着您。”

听到他语气如此yīn阳怪气,路夫人没好气地又给他肩头一掌:“怎么说话的你?”

路绍安:“啧。”

他看看盛听淮又看看许之澜,最终没有把那句“我怕晦气”说出口。

许之澜带着路绍安随意逛了一圈,两人一前一后保持着不小的距离。

路绍安双手插在口袋里,眉眼吊儿郎当地笑:“可以啊,许大小姐,把盛公子一个人晾那边,正大光明地相亲。”

许之澜听出他字里行间的幸灾乐祸,轻挑眉梢:“我跟他没有不正当关系。”

路绍安嘴很贱:“他不喜欢你?没追到?”

也不知他是有意还是无意,一句话直戳人心窝子的感觉。

许之澜抬眸,轻描淡写地看他一眼:“因为我觉得还是你比较适合。”

路绍安瞬间脊背嗖嗖发凉的感觉:“别了吧。”

许之澜悠悠道:“不适合吗?我不喜欢盛公子那种老男人,你这种的刚刚好。”

路绍安一脸不乐意,后退一步:“可是我不喜欢你这种的。”

许之澜见他怂的模样,继续语气半真半假地道:“相亲啊,要喜欢做什么。何况你妈挺喜欢我,以后婆媳矛盾也不会有。”

路绍安突然顿了下,眼神有些微妙。

许之澜顺着他的视线转身看过去,只见盛听淮站在不远处,逆光的角度里无法看清楚他的表情。

路绍安有种找回主动权的感觉,他低声幸灾乐祸道:“许大小姐,翻车了吧。”

许之澜被他这么一说也有点心虚了,她也不知道对方听到了什么内容。

果不其然下一秒,盛听淮启唇道:“老男人?”

他语调微扬,神情浅淡而玩味。

若是仔细辨别他声音中的情绪,能揣度出一丝耿耿的意味来。

路绍安虽然想继续看热闹,但他怕火烧到自己这里来被殃及。

他挑挑眉梢,决定开溜:“许大小姐,突然想起我有点事找许爷爷,先走一步啊。”

许之澜:“……”

盛听淮就这么看着她,仿佛她今天不给出个解释来,他就不会善罢甘休。

见路绍安走了,他上前一步,桃花眼底一片潋滟:“到底哪里老了?”

许之澜轻咳了声,微张唇打算服个软。

又听对方自言自语般道:“也是,再过几年就三十了,市场下沉,你们小姑娘看着也不像会向上兼容的样子。”

许之澜:“……”

论yīn阳怪气,没人比得过盛听淮。

见她一直不语,盛听淮感觉心间像被什么东西轻挠了下般,泛起点痒意又带点烦躁感。

他轻掀眼皮,语调意味不明:“刚走了一个纪玦,又来一个路绍安?”

盛听淮说完就意识到这话哪哪不对,仿佛他像个抓jian的一般。

问题是就算是抓jian,首先也要有名正言顺的名分。

许之澜只当对方是在嘲讽自己:“不关你的事。”

都说了她跟纪玦一点关系都没有,这人半个字都没有听进去。至于路绍安,明眼人都能听出她刚刚的是玩笑话。

盛听淮判断别的事情比谁都明察秋毫,不然他那些渣男朋友也不会戏称他一句情圣了。

偏偏在他自己的事情上,常常会当局者迷。

他抬手按了下眉骨,轻讽道:“路绍安心理年龄顶多十八岁,许公主,你眼光还挺好。”

许之澜哦了声,同他唱反调:“难道我要找太成熟的男人吗?”

她目光轻飘飘地落在他身上,但又很快地移开,没有让对方察觉到什么不对。

心底堵了郁气,许之澜意有所指地轻嘲:“可是成熟的男人一般都有刻骨铭心的经历,往往是他们遇到过什么人,才变得成熟的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