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新完本神站 > 都市 > 她觊觎你好多年 > 第60章

许之澜的心情微微下沉了些许。

在盛听淮的父母决裂离婚后,二者都不关心他该何去何从,尤其是他们本就有自己更喜爱的孩子。

对于盛听淮而言,也许盛老爷子是世上唯一真正的亲人了。

年少时他面对兵荒马乱的盛家,一个人扛起了陪盛老爷子出国治疗的重担。

现在的他,可能又要独自面对盛老爷子的离开。

许之澜说不上来,她心里是什么样的感受。

旁边的许母想到什么之后又道:“之澜,有空的话你可以陪你阿淮哥哥,去拜访你盛爷爷。这些小辈中,我记得他最喜欢的就是你。”

许之澜点了点头。

她翻开盛听淮的对话框,迟疑了一会儿,最终没有给对方发消息。

许之澜先是问了苏安夏:“你哥最近忙吗?”

对方咦了下,有些困惑地道:“我帮你问问啊。”

过了一会儿苏安夏道:“他说还好。你要是找他有事的话,直接去就好了。”

远盛集团的总部就在她学校边上,许之澜挑了个没课的下午过去。

她走进大厅,才后知后觉地想起自己上回来还项链,就是因为没有预约被挡在了外面。

只是这一回,前台小姐看到她后,微笑道:“许小姐,之前盛总吩咐过,您直接上去就好。”

许之澜以为是苏安夏告诉过盛听淮自己要来,没有多想,点点头便坐电梯上了楼。

盛听淮的办公室在顶层。她出了电梯,看到他的门开着。

许之澜瞥过去,看到里面空无一人,盛听淮并不在。

她正打算离开,旁边的茶水间门被打开。

盛听淮身边的助理认出她来:“许小姐?您找盛总?”

许之澜点头,对方建议道:“您到里边坐坐吧,盛总在隔壁开跨国会议,马上就结束了。”

对方办公室设计风格格调明快,茶绿的墙壁,白色与浅金相间的吊灯和壁灯,是典型的英伦风。

许之澜踏过深咖色的地毯,在中央的浅色沙发上坐下来。

在等待的时间里,助理又推门进入对她道:“许小姐,方便打开一下你旁边的柜子吗?”

许之澜指了指沙发后面的棕色柜子:“这个吗?”

对方点点头:“对,里面有份文件盛总要用,麻烦了。”

许之澜伸手打开柜子,翻了下从里面抽出他所说的文件递过去。

助理对她道了声谢离开。

许之澜正要关上柜门,余光瞥到自己翻找文件时,从柜中连带着掉落出来的一张手写乐谱。

纸张很普通,像是盛听淮随手从打印机的槽里拿了张A4白纸,字迹也是来自普通的黑色水笔。

年少的盛听淮在音乐方面很有天赋,他会简单的作词作曲,半是炫耀般拿给她看。

许之澜本以为出国这几年,对方已经没有这样的爱好和习惯了。

她微微带上点好奇。

想知道对方在偌大的远盛集团里日理万机,什么样的歌能让他抽出这般宝贵的时间来写。

乐谱看样子只完成了一小半。

许之澜看了眼上面的旋律,大体舒缓而平静,没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。

她正准备将其重新放回柜子里,余光却瞥到纸张的背面写了几行字。

不出意外的话,应该是盛听淮写的词。

许之澜有种自己在偷窥对方秘密的错觉。

她想将纸张重新翻面回去,眼睛却不听使唤地,先一步看到了上面的内容。

只见盛听淮在第一行写道:“那时和你约定了要写的这首歌,终于能写出来给你。”

也不知是当中的歌词,还是表白的前缀。

许之澜怔愣在原地。

只是这多余的一眼,她莫名感觉视线仿佛被什么烫了一般。

这好像是她距离最近一次窥探到他的秘密。

除了先前宋伊曼提到过的“白月光”三个字,现在她又多知道了一些。

盛听淮和他的白月光约定了,要为她写一首歌,而这首歌跨越了多年的光yīn,终于被他写了出来。

纸张gān净没什么褶皱,应该就是最近写的。

许之澜知道这意味着什么,她拿着乐谱的纸张的手指微微一顿。

反应过来后,她几乎用最快的速度将乐谱放回了柜子里的原位。

倚靠在沙发上,许之澜慢慢回过神来。

盛听淮恰好在这时推开了门走进来。他放下了手中的刚签好字的文件,踱步到她面前。

修长的手在她眼前晃了下:“许公主?出神呢?”

听助理的说法,他应该忙了一个上午,期间还没来得及用午餐。

盛听淮眼眸下方皮肤泛着青色,透出些许的疲惫感来。

他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状态,眼尾轻扬:“你发呆做什么呢?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