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新完本神站 > 都市 > 她觊觎你好多年 > 第63章

尤其是在听到了盛老爷子的话的时间节点上,她难免容易过度解读他的行为。

见她犹豫着没有坐进去,盛听淮抬眸,嗓音微微低沉:“怎么,你高跟鞋跟断了?”

许之澜捕捉到了他眼底微闪而过的促狭。

她没再多言和别扭,坐进了副驾驶室里。

盛听淮上了车,伸手将安全带系上。他的指骨触碰到了她的肩,许之澜往旁边坐了一些。

盛听淮潋滟的桃花眼掀起,探究般地看她一眼。

车上两个人都没有说话。

许之澜点开手机,刷什么都不太刷得进去,过了会儿率先打破沉默:“吃什么?”

盛听淮指尖微顿,将放在车里的两张票给她。

他语调漫不经心的:“认识的人新开餐厅送的,就两张,偏袒安夏和苏霈哪个都不行。”

言外之意,这是拿来偏袒她了。

许之澜没有细纠其中的逻辑漏dòng。比如以盛听淮的身份,哪有人会只简单地送两张票而不是专属VIP。

她轻轻眨了下眼眸,侧头试探般问他:“阿淮哥哥,要是我今天没碰到你,你打算一个人用两张吗?”

盛听淮不进圈套,他慢条斯理道:“也不是不可以。”

许之澜哦了声:“我还以为你要跟别人一起呢。”

盛听淮:“……”

什么别人,什么一起?

他怀疑她这略带点yīn阳怪气的话是在醋什么。

但转念想起苏安夏看到他拿着这两张票时,反应也差不多:“哟哥,不带你妹妹吃,是要跟别人一起吗?”

盛听淮轻轻勾了下唇角,把他这有些荒谬的猜测压了下去。

许之澜见他不说话,有种一拳打进棉花的感觉。

她索性闭上眼,靠在椅背上休憩了一会儿。

见她闭眼,盛听淮伸手想将车里原本在放的英文广播关掉。

他指尖稍稍偏移了些许,不小心按了别的,车里开始放他先前录制的唱片。

许之澜对他的创作风格熟稔入心,旋律响起的一瞬她睁开了眼。

盛听淮对上她的视线,略带歉意地轻挑了下眉梢。

他正要按掉,许之澜悠悠开口:“别关,挺好听的呀,放着吧。”

她语调上扬,说到“好听”时仿佛带了钩子一般。

盛听淮的指尖顿住,反应过来后收回手。

许之澜听着陌生中带点熟悉感的曲调,侧眸看向他:“这是你在国外的时候写的?”

听到她发问,盛听淮移开视线,轻描淡写般道:“不是,出国前写的。”

盛听淮似是想到了什么一般,唇边的笑意带点自嘲:“国外那时候,挺多事要做,哪里还记得要写歌呢。”

许之澜想起年少时,无意间听他说过要一年写一首歌。

对于当时年少轻狂的盛公子来说,这项爱好比起别的赛马和极限运动,不烧钱也没什么负担。

但是置身国外的盛听淮不仅要完成学业,还要为盛老爷子寻找治疗的专家,一个人面对兵荒马乱。

这个曾经轻狂恣意的人,在那一年被迫成长成熟。

许之澜想起他那把年少以来便带在身边的吉他,最终也被束之高阁,蒙上了浅浅的一层灰尘。

不知是出于怎样复杂的心理,她开口问他:“那现在呢?盛家的事应该快解决了吧,你不写了吗?”

许之澜月牙形的眼眸微微弯起,浅瞳静静望着他。

盛听淮喉间微动了下,他想到了那张还没有完成的乐谱手稿。

刚想说什么,思索过后又觉得时机未到。

他垂下眼睫,眼尾轻扬:“没有,等有灵感了再说吧。”

见他说谎草稿都不打一下,许之澜唇角的笑意褪去。

她没有再搭理他,闭上眼继续休憩。

第27章 建议

许之澜半睡半醒间回忆起了年少的场景。

那个时候她每周末下午都会在琴房里练琴。盛听淮在旁边弹他的吉他, 手上随意地拨弄两下。

把她本就有些断续的琴声,打散得七零八落。

许之澜不由抬眸瞪他一眼。

盛听淮轻挑下眉梢,桃花眼中一片潋滟。

“许公主, 你看着不像有钢琴天赋的样子。实在不喜欢的话,没有必要死磕。”

她啪地一下盖上琴盖,微绷起脸:“要不是你在旁边捣乱, 我至于到现在都弹不流畅吗?”

盛听淮又零星地拨了几个音, 挑着眼尾笑:“自己不好好练习, 还甩锅给别人啊。”

后来许之澜在工作室里画稿子时,旁边的女孩子一脸抱怨的口吻。

“烦死了,每次回去画画的时候,我男朋友都在旁边唱歌, 灵感都被他打断了。”

旁边的人看破不说破:“哎, 现在的年轻人啊。要是有人在我gān正事时打搅我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