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新完本神站 > 都市 > 她觊觎你好多年 > 第79章

他轻挑眉梢,有些不解:“你要乐谱做什么?”

许之澜随意找了个理由:“我突然洗心革面想重新练琴了,你要是没带着就算了。”

盛听淮隔着朦胧的灯光看她。

许之澜没有退避,眼眸轻眨看向他。

她面上保持着淡定,心跳却已经失去了原有的频率,每一下都仿佛飘在云端的感觉。

盛听淮垂眸,神色若有所思:“你这里琴谱挺多的,难道缺我一张乐谱?”

许之澜睁眼说瞎话:“缺。”

盛听淮眼睫微动,对上她好整以暇的眼神。

他口吻中带上玩笑的意味:“难道是我这首的旋律写的格外好?”

许之澜依旧顺着他的话,没有任何的反驳:“嗯。”

盛听淮还是觉得有哪里不太对。

但他没有多想,打开手机相册找到乐谱发给了她:“只有电子稿,凑合着用吧,许公主。”

许之澜手指微顿,点开了图片。

正是她在他办公室看到的那张乐谱,纸张很普通,字迹也是来自普通的黑色水笔。

上面舒缓的音调也与他方才轻唱的所吻合。

确认了这一点后,她视线向上。

乐谱的最上端,在她的记忆里是一行煽情的文字。

许之澜放大了图片,看到那行字被他用笔划掉看不太清。

她唇角微弯,明知故问:“你上边写了什么?歌词吗?”

盛听淮错开目光,语气微顿:“不是,写错了而已。”

许之澜哦了声,语调意味不明地拖长:“这样啊。”

盛听淮总感觉她话里有话,他眉心微跳,移开视线:“有什么问题吗?”

许之澜眼眸一眨不眨地看着他。

她语气悠悠地问:“哦,就是有点好奇,这首歌是独家的版权吗?”

盛听淮有些疑惑地挑起眉梢:“什么独家版权?”

许之澜轻笑着晃了晃手机,道:“这首歌啊。既然是礼物的话,那就是授权给我吗?”

她微抬下巴,状似不经意试探道:“总不至于你就唱一遍,还要回收给别人用吧。”

盛听淮:“……”

他总感觉她的字里行间在暗示着什么,但一时想不出所以然。

盛听淮抬手轻按眉骨,语调散漫:“当然是独家授权给你了,本来就是写给你的。”

许之澜听到他那句“本来就是写给你的”,刹那间怔愣住。

她脑海有些纷乱,一时间有很多想问他的话语,最终什么都没有问出口。

许之澜闭了下眼平复心情,半晌才敛住眼底沉思。

她站在逆光的角度里,抬眸看他,仿佛隔着一段光yīn:“为什么要突然写首歌给我?”

许之澜眼眸如月牙清亮,里面藏匿着她从前百般掩饰的情绪。

她轻动了下眉梢:“不会真像安夏开玩笑的那样,你最近比较穷吧。”

盛听淮对上她的眼眸。不知道是不是出于自己的错觉,他在里面看到了自己的倒影。

他语调微扬,莞尔:“确实最近比较穷。不过艺术的创造,难道不是更有心意吗?”

许之澜听到“心意”两个字,轻轻地眨了下眼。

她侧头望着他:“你该不会是昨天才想起这茬,然后临时写了首来搪塞我吧,阿淮哥哥?”

许之澜最后的那声“阿淮哥哥”含蓄又促狭。

仿佛是勾子般摇摆上翘,让他容易想点别的什么出来。

盛听淮眼眸微暗,他见她这样说,开口:“没有,之前有空的时候写的。”

他向来散漫轻佻的眼眸,带上点认真的意味。

许之澜移开目光,轻笑着哦了声,显然是不太相信的样子。

盛听淮倚在钢琴旁,他俯身垂眸看过来,拉近了同她的距离:“很早之前就写了。”

说完这句话,他明显停顿了下,似乎是在思考这般说是否有些不妥。

许之澜见他靠近,没有如往常那般后退,而是抬眸同他对视:“很早是什么时候?”

她看到那张乐谱时,纸张的页面很gān净,能看得出时间的痕迹不是很久。

盛听淮长身而立,他手撑在钢琴琴盖上,眼神微暗。

他过了很久,才出声道:“之前在国外的时候写过,不过手稿遗失了,最近才想起来。”

许之澜仰头看他,语气意味不明:“国外的时候?”

盛听淮这一回反应得比较快。

他含笑解释:“不是写给别人的,一直都是写给你的,旋律没有变。”

许之澜听到那句“一直都是写给你的”,心头仿佛有什么轻轻拂过。

她弯起眼眸:“旋律没变,那就是歌词变了?”

他方才唱的歌词只是几句简单的生日祝福。

被他这么一说,许之澜生出点好奇来:“所以,原歌词是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