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新完本神站 > 都市 > 她觊觎你好多年 > 第87章

苏安夏:“……”

许之澜轻笑了下:“好吧,我开玩笑的。”

她像是卖关子一般停顿了许久,然后道:“不会太久的,过段时间他应该就知道了。”

苏安夏见她没放在心上,可能是有所计划便没有开口解释。

想了想,她决定给盛听淮一点暗示:“哥,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一些名人名言。”

盛听淮抬眸看过来,眸中神色情绪翻涌。

苏安夏见他这么容易便为情所困,提高声音激励道:“阳光总在风雨后。你要坚信,上帝关上你的门时,会给你打开一扇窗。”

盛听淮:“?”

他唇角散漫地挑起,眼底却不见笑意:“没听过。”

苏安夏:“……”

盛听淮抿完最后一口咖啡,起身准备离开。

苏安夏疑惑:“你这是要回公司?”

对方轻飘飘看她一眼:“不是。”

苏安夏挑眉:“公司的事最近这么多,你不去处理,是要上哪里鬼.混?”

盛听淮瞥她一眼,似乎觉得她的猜测很无聊:“有人请我帮忙。”

注意到他走的方向,苏安夏啧道:“是之澜找你帮忙?”

盛听淮脚步顿了顿。

他慢条斯理地开口:“她过几周要上台演出,我陪她练习下。”

盛听淮似乎想到什么后,轻撩了下眼皮,语气意味不明道:“也对,人一旦忙起来,原本想的事情可能就会放到一边。”

苏安夏:“?”

她见她哥如此执着,想要打消人家套路他的念头,一时哑然:“你开心就好。”

总之这两人你拉扯我来,我拉扯你的,旁人都看了替他们心急。

反正,他俩开心就好。

许之澜在琴房坐了会儿,看着琴谱有些昏昏欲睡的感觉。

她的空间能力并不好,是以从小练钢琴的时候,她需要将五线谱换成简谱,全然凭借手指的记忆。

日光从天蓝色的窗帘中照耀进来,许之澜正要拿手挡下眼。

下一秒,一双熟悉的骨节分明的手,在她眼前轻晃了下。

许之澜轻轻眨了下眼,看向对方。

盛听淮长身而立,见她睁眼后收回了手。

逆光的角度里,光影晕染过他的眉梢眼角:“许公主,练个琴都在划水?”

许之澜指尖在钢琴上随意戳了几个音,挑眉看向他:“这不是说好了,我等你过来吗。”

她说话的时候喜欢拉长尾音,明明很简单的话语,仿佛多了点傲娇的意味。

盛听淮喉间微动,对上她弯起的眼眸,脑海中有刹那的空白。

随即他又想起方才苏安夏提到过的“白月光”,原本躁动的心跳瞬间如被泼冷水般。

盛听淮唇角抿成一条直线,收敛住眼底的暗色。

他在她旁边坐下,轻描淡写地看她一眼:“开始练吧。”

许之澜细细打量着他的神色。

对方桃花眼中是她所熟悉的潋滟:“看我做什么,我脸上写着乐谱吗?”

许之澜见他向来散漫的语气,还真像苏安夏说的那样有点呛了火药味。

她弯了下眼眸,轻轻地哦了声,拿起手边的简谱。

盛听淮修长的指尖抵住简谱,在她略带困惑的眼神里,他散漫出声:“这么多年了,五线谱还没感觉?”

许之澜诚实回答:“没感觉。”

盛听淮不为所动,将她手里的简谱径直抽走:“钢琴练了这么多年,还要依赖简谱,说出去也不怕被嘲笑?”

许之澜轻眨眼:“可是我上台的时候不带谱啊,手指记住就好了。”

盛听淮轻掀了下眼皮,他靠得很近,脸庞近在咫尺:“不看五线谱,音乐就一点层次感都没有了。”

他轻敲指尖,模仿着她的风格弹了几个音:“你说好听吗?”

盛听淮神情若有所思,语气不经意间有些拉仇恨的感觉:“你看,我在国外只是随便练练,就比你弹得要好很多。”

许之澜:“……”

她啪的一下放下琴盖,盛听淮及时地收回了手,才没被砸到。

许之澜语气似笑非笑:“比我弹得好,你好像很高兴?”

盛听淮眼底潋滟的光泽莫名温柔:“不比你弹得好,我怎么名正言顺地教人?”

他不紧不慢将手里的简谱折起来,放进他衬衣襟前的口袋里。

许之澜的视线在他襟前微顿,她移开目光,轻挑眉梢:“也不至于这样吧?”

盛听淮修长的指尖,将五线谱递到她面前:“至于。”

他语气散漫:“要是我以后的孩子,学个东西像你这样两天打渔三天晒网,我肯定天天拿戒尺在旁边立规矩。”

许之澜轻笑,语调微扬地同他唱反调:“这样啊,那我以后要是管教孩子,肯定直接放养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