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新完本神站 > 都市 > 她觊觎你好多年 > 第93章

许之澜怕痒,不留神间侧了下头。

于是就像某个人所期待的那样,她径直吻上了他的指尖。

盛听淮耍了心机还要倒打一耙,他语调轻扬:“许公主,你这是耍流氓呢?”

他轻轻皱眉,仿佛真的有点苦恼的样子:“怎么办呢,本来初吻这种东西,我打算留给我未来妻子的。”

许之澜:“???”

他管这玩意儿叫初吻?

盛听淮声音散漫:“许公主,因为你,我以后要跪搓衣板了。”

许之澜:“……”

道高一丈魔高一尺。论不要脸的程度,她还是比不过盛听淮。

她语气略微yīn阳怪气道:“你未来妻子喊你跪搓衣板,关我什么事?”

盛听淮轻挑眉梢,停留在半空中的指尖微动,主动在她唇上点了下。

比起方才试探般轻蹭她的脸颊,这一下多了暧.昧和狎.昵的意味在里面。

他在她耳畔轻笑:“这不就扯平了吗,到时候要是问起来,就说我是自愿上钩的。”

盛听淮眼底潋滟一片:“自愿的话,要我跪搓衣板,那也没什么不对了。”

许之澜:“……”

她听着他这乱扯的逻辑,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。

只觉得唇上方才被他触碰过的地方,像点了火一般烧起来。

他那声无厘头又带点引诱的“自愿”,仿佛石子误入平静的湖面掀开了阵阵的波澜,打破了原本的掩饰。

许之澜轻轻眨了下眼,突然伸手握住了他的手腕。

他的手腕骨节分明。她指尖触碰到一片温热的肌肤,还有他腕上有些冰冷的手表腕带。

盛听淮被她这么一扯,瞬间怔愣住。

许之澜抬眸看他,微抬下巴开口道:“你刚刚不是想问问题吗?”

她顿了下,留足悬念后才揭晓答案:“就是唱给你听的,这个答案还满意吗?”

盛听淮听了她的话,瞬间眼底的墨色翻涌得厉害,轻启唇仿佛要说些什么。

许之澜轻眨了下眼,先一步开口。

“以后你未来妻子要是知道你到处乱惹桃花,还有女孩子唱歌给你听,恐怕这搓衣板不止要跪一下吧?”

盛听淮眼底的光泽,潋滟而透出温柔。

他含笑道:“嗯,据我观察她是个小气的人,还挺喜欢乱吃飞醋。”

他勾起唇角:“这要是被她知道了,可能搓衣板就要跪烂了。”

许之澜见他有模有样的,还真能杜撰出这么一个人来。

她轻轻磨了下牙,不想继续搭理他。

下一秒,盛听淮指尖轻触碰了下她的睫毛,闷笑出声:“许公主,生气了?”

许之澜拂开他的手,轻啧:“找你的未来妻子去吧,她肯定不会跟你生气。”

盛听淮被拂开了手,舌尖轻抵了下牙关。

他重新轻拽过她的手腕,指尖在她手腕内侧轻划了个圈:“我未来妻子在这里,你让我上其它地方做什么?”

许之澜微微怔愣,被他的不要脸言辞惊住了:“你碰瓷呢?”

盛听淮理所当然的样子:“歌被你唱了,人也被你撩了,就算是碰瓷也不过分吧?”

他望进她眼眸里,同她靠得很近:“你方才在台上是怎么唱的来着?”

盛听淮回想了下,他记忆力很好,旋律同她唱得没什么区别:“亲爱的我想和你在一起,请你不要介意。”

他指尖不是那么安分,轻勾起她的下巴,话语间带点调笑:“这有什么好介意的。”

在台上夹带私货的时候是一回事,现在当面被他玩味,许之澜不由微恼地瞪了他一眼。

盛听淮靠得很近,这个姿势有点像要亲吻下来的感觉。他勾着她的下巴,声音低哑:“gān嘛要唱给外面那些人听?”

许之澜品着他语气中的不满,唇角微弯:“不行吗?”

盛听淮突然又凑近了些许,眼看着他那张摄魂心魄的脸庞近在咫尺。

许之澜下巴被他勾住,抬眸不太确定地看向他:“你做什么呢?……接吻?”

盛听淮勾着她下巴的手指微微收紧。

他低低地笑她:“许公主,你好主动啊,这么着急的吗?”

不等她反应过来,盛听淮撩起眼皮轻笑着出声:“不过这个主意不错。”

话语落下,许之澜下意识地闭了眼。

与此同时盛听淮的唇印在了她的额头,蜻蜓点水般浅尝辄止,一触即分。

痕迹和感觉太淡,仿佛只是她产生了错觉。

许之澜睁开眼:“???”

这么纯情的吗?

盛听淮方才的举动纯属头脑发热。反应过来后,他有些庆幸自己还保留了点神志,只是亲了下对方的额头。

指腹轻轻蹭着她的下巴,他语调轻扬像带了钩子一般:“这吻技,还满意吗?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