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新完本神站 > 都市 > 她觊觎你好多年 > 第108章

老人家喝了口水压惊,转头向她求证:“是这样吗,澜丫头?”

盛老爷子最终还是拆台,不给对方留面子:“听安夏那小姑娘说,是盛小子在我这里感受到压力了,回头自作主张找你相亲?”

许之澜听到这一茬,想起那次两人对峙时闹的乌龙。

她很轻地点了下头:“嗯。”

盛听淮显然也想了起来,他抬手捏了下鼻梁,轻咳了下没有说话。

盛老爷子明显看戏的样子:“澜丫头,哪有跳过步骤直接相亲的,太吃亏了啊。”

许之澜抬眸看向盛听淮,眼中含笑而带点揶揄。

对方感受到了无形的压力,轻咳了下实话实说道:“严格来说,我还在追人。”

盛听淮一本正经地同老人家解释道:“现在算是试用期。”

许之澜听着他这话语的形容,尤其还是面对着长辈,莫名有种羞耻的感觉涌上来。

盛老爷子语气悠悠地感叹:“看来是我老了,你们小年轻还挺会玩啊,一套一套的。”

他看向许之澜:“澜丫头,要是这小子欺负你了,记得跟盛爷爷说啊。”

许之澜轻轻地应了声。

盛老爷子顿了下道:“可惜了,要是这小子几年前不折腾,我老人家就能看到婚礼现场了。”

他的话语平静得仿佛已经看透生老病死,但细细听还是能品出其中的浅浅遗憾。

许之澜思绪微顿。

她看着盛老爷子,还依稀记得小时候他对着两个孩子,拐杖轻敲地面:“阿淮,记得带好澜丫头,把人弄丢的话你就别回家了。”

小时候的盛听淮吊儿郎当的:“别,她这公主脾气,我可不敢管。”

旁边的许之澜轻眨着雾蒙的眼眸,落在大人眼里是乖巧的模样。

听了他这不着调的话,盛老爷子的拐杖险些落到他身上:“混账。”

老人家思索了片刻:“这可是我跟你许爷爷说好了的,帮你从小定下的小媳妇儿。”

盛老爷子拐杖轻敲了几下地面:“你可别把人弄丢了,就得孤独终老了。”

许之澜当时年纪小,对盛老爷子说的话似懂非懂。她有些疑惑地问盛听淮:“小媳妇儿是什么?”

对方极为明显地顿了下,然后语气散漫地回答:“就是以后我要管着你,你要管着我的关系。”

许之澜对于他这个形容只觉得云里雾里。

她轻哼了下,表明了自己的态度:“那我才不要当你媳妇儿呢。”

盛听淮原本帮她拿着洋娃娃,听到这话后倏地回眸,眼中意味不明。

许之澜疑惑:“你gān嘛停下来?”

盛听淮轻笑了下,将手里的洋娃娃抛还给她:“你这么能,不如自己拿。”

许之澜看着他这前后宛如翻脸的变化。

半晌迟疑道:“所以,我当你媳妇儿的话,你就帮我拿东西了?”

她眼眸微弯,浑然不知道自己的话有多么容易让人误会:“那我当你媳妇儿呗。”

盛听淮瞥了眼她拉住自己的衣角。

尽管知道对方纯纯就是把他当工具人,盛听淮还是帮她拿了洋娃娃。

他轻描淡写道:“你想得美。”

许之澜收回思绪,听到盛老爷子继续道:“好端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,他非要自己作死。”

盛听淮轻啧了下,语调不明:“婚礼的话,您再等等,说不准就能看到呢。”

他轻笑着瞥她一眼,目光潋滟而轻漾。

许之澜注意到他虽然表情放松,但垂落在身侧的指尖微微紧绷。

看样子虽然敢口嗨,还是怕她拆台的。

她轻轻眨了下眼,对上盛老爷子有些遗憾的眼神,蓦地语出惊人:“您要是好好养身体,别说婚礼了。”

许之澜保持住淡定的神色,拉长尾音道:“您想看到重孙子都没问题。”

话音落下,旁边盛听淮眼眸深沉,眼底翻涌的情绪仿佛要收束不住。

盛老爷子讶异地挑起眉,喝了口水后慢悠悠地开口:“好,那我就等着了。”

出了病房门,两人一前一后。

门关上的刹那,盛听淮俯身垂眸,语调轻扬:“重孙子?”

许之澜绕过了他,脚步不紧不慢地继续走着,回眸看他:“怎么了?”

见她没心没肺的模样,盛听淮眼中的情绪更qiáng烈了些。

他拢过她的手腕,将人拉过来轻抵在自己襟前:“这你都想好了?”

许之澜拂开他的手,轻眨眼眸:“这里是医院,你注意点,别拉拉扯扯的多不像话。”

盛听淮被拂开手:“不是你自己先提的吗?”

他那双桃花眼中神色潋滟一片,饱含深深的笑意,语调带点轻佻的调笑意味在里面:“许公主,你这么着急的吗?”

许之澜目光掠过他微开的衣襟,轻笑道:“我那是为了哄盛爷爷开心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