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新完本神站 > 都市 > 她觊觎你好多年 > 第123章

她本来是想诈一诈对方的。

看清对方面容后,她微微皱眉:“不是,你黑眼圈也有点重,没休息好吗?”

林若表情微滞,蓦地笑容如常:“是吗?”

她轻笑着弯了下唇:“这还用问吗?当然是被你哥气的了。”

旁边的许之斐听了这话,神色肉眼可见得变黑。

许之澜轻咳了声:“先别说他,你工作和生活上有什么不顺的吗?”

林若平时性格跟细腻敏锐搭不上边。

这会儿却格外通透:“你哥派你过来当间谍?想打听点什么?”

许之澜眼皮微跳:“没有。”

林若哦了声,显然是不相信:“他是不是在你旁边?大声点让他听见。”

林大小姐终于在资本家面前硬气了一回。

“许之斐,我要跟你分手。你听清楚了,这一回还是我甩的你。”

下一秒,整个气氛陷入一片死寂之中。

许之澜在她哥发怒之前,眼疾手快地按了下挂断键。

她一边飞快地打字安慰林若,一边抽出时间打量了下许之斐的神色:“哥,你还好吗?”

许之斐那双漂亮的丹凤眼中,神色暗沉沉的:“你挂这么快做什么?”

“怎么,隔着电话,还怕我把她怎么着吗?”

许之澜轻叹口气,看向对方:“你都被甩了,还这么硬气?”

在她复杂的注视中,许之斐薄唇微微吐出几个字:“甩就甩。”

他晦暗的眼底情绪不明:“随便她。”

许之澜:“……”

她以为对方要继续颓唐去了。

没想到许之斐踱步走进书房,半晌后翻出了什么东西扔给她:“拿好。”

许之澜注视着手里的白色信封,普通而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。

她微顿了下,疑惑出声:“情书?”

许之斐口吻浅淡:“当年他出国前死皮赖脸非要我jiāo给你的。”

许之斐似乎意识不到自己的话有多欠:“你那个时候重心是学习,我就先扣下了。”

“后面早就把这事儿给忘了,刚刚才想起来。”

许之澜想起之前,他向自己打听追林若的酒吧歌手时,也隐隐提到过要同她jiāo换什么。

她显然不相信对方忘了的说辞:“你这是自己当寡王,所以见不得别人好?”

设想自己如果提前拿到的话,可能会改变点什么后。

许之澜带着郁闷呼出一口气,对他道:“放心,有了你的前车之鉴,我肯定不会因为异国恋分手的。”

她悠悠看对方一眼:“祝你好运。”

回了自己的房间,许之澜关上房门,在书桌前坐下。

她打量着手里的信封,轻眨了下眼眸,拿来裁纸刀小心地将其裁开。

里面只有薄薄的一张纸,她手指微顿地拿出来,只见上边是盛听淮熟悉的字迹。

字如其人,对方的字迹同他年少时的性格一样,带点轻狂和散漫。

“许公主,先给你道个歉啊,我说把你当妹妹是发自肺腑的那种,不是嫌弃你不漂亮没感觉的意思。”

许之澜看了第一句话,轻轻磨了下牙。

心想自己就不该对十八岁的盛听淮抱有什么期待。

去他妈的情书,许之斐看来也眼神不太好的样子。

她呼出一口气,耐着性子继续往下看。

“好吧,扯远了,你阿淮哥哥要出国办些大事,短时间可能见不到我了。”

“要是还回得来的话,你想出气记得打轻一点,当然非要打重也没什么关系。”

许之澜:“……”

画饼画得还挺娴熟,她现在就有点想动手的念头。

许之澜托着下巴,一边轻哼出声,一边却又继续往下看。

对方继续写道:“你好好念书,乖乖吃早饭,少像小时候那样闯点祸,以后可没人帮你背锅了。”

“好像也没有什么要jiāo代的,能拉黑的你都已经拉黑了。”

“对了,盛家那些人要是问起什么的话,记得别搭理他们,就说跟我不熟。”

“哦对,我们已经绝jiāo了,确实是不太熟。”

许之澜看着他这几行字,唇角微微弯了下。

年少的盛听淮字里行间一如既往的散漫,笔迹却透过纸张显出用力的痕迹来。

就仿佛他这个人一样,话语好像没怎么正经过,容易使人凭借表面忽略他眼底的东西。

许之澜慢悠悠地看着他写下的一字一句,目光落在了最下面。

只见他写道:“好吧,结尾还是要客套两下,还祝我们许公主学业顺利,心想事成啊。”

仿佛是不经意般,他提了一句:“那个,知道你还在气头上。那张唱片还在吧,多听听静静心,做人要宽宏大量。”

好一个宽宏大量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