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新完本神站 > 都市 > 她觊觎你好多年 > 第142章

那个时候盛听淮也是拿了把吉他,吊儿郎当的少年一般,用最正经的表情唱着最不正经的歌词。

“海làng一泛小船,在慢缓地靠岸。拉太多会不习惯,害怕你领带会断。”

许之澜对这首歌的歌词太过记忆犹新。

当年她听得恼羞,最终事情以她把琴谱扔向对方打断而终结。

面前的盛听淮眉眼轮廓比当年成熟了很多。

只是这一刹那,好像又重新感受到了他身上的那种不羁的少年感。

那种拿着吉他唱得一本正经,喜欢把女孩子挑逗得脸红生气的感觉。

对方解读着她此刻的表情,也知道了她回想起了一些什么。

于是刻意得吐字更清晰了些,仿佛要她听得不能再清楚。

“你慢慢,你慢慢,掀开衣服按我看,说你的胸前越来越不自然……”

第63章 夜色

巷子里的环境总体清幽, 偶尔有碰杯和聊天的声音响起。

盛听淮的吉他声不大,但很快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。

他一手轻握着立式话筒,另一只手轻拨着弦, 透出种散漫恣意的劲儿来。

大多数的听众都不懂中文,他唱的歌词可能在场的只有她一个人能听懂。

或许是出于这个原因,对方没有什么忌惮, 每一句词都唱得清晰而玩味。

“你慢慢地习惯, 胸前有所期盼。我知道你喜欢, 雨天不撑开伞。”

许之澜对上他的视线,听到副歌部分的词,一时间不知道该露出怎样的表情。

不是她容易想多,而是这歌词怎么听怎么不正经。

盛听淮那双桃花眼潋滟而多情, 一如很多年前。

旁边的粉衬衣男人带着好奇用英文问:“这词唱的是什么?他之前也在这里唱过几次。”

对方信誓旦旦地判断:“听这旋律, 像首失恋伤感的情歌。”

许之澜:“……”

确实是首情歌,只是没听出哪里伤感了, 倒是要多不正经就有多不正经而已。

粉衬衣男人继续道:“你听得懂英文吧?不好奇为什么喊你唱片女孩吗?”

许之澜视线短暂地离开了下盛听淮, 顺势出声问道:“问什么?”

粉衬衣男人挑了下眉, 打量了下她:“那段时间Auther应该是经济比较拮据,我听他提起过家里的部分事。”

“当时他连着要打几份工, 白天学业和兼职轮换, 晚上还要来我这里卖唱。”

许之澜知道对方刚出国时境况不好, 但他对此都是一笔带过没有细说。

她还是第一次从别人口中, 听到这样详细的描述。

还是有些难以想象的, 盛听淮这样出身的天之骄子, 也曾经落魄到这个地步。

粉衬衣男人侧头回想了下, 继续道:“不过好在也就那一段时间, Auther等他爷爷病情控制住后就重新出手拿回了股份。”

他揶揄道:“有段时间他在这一整夜地卖唱, 我问他这么着急着要钱做什么。”

“他当时研究着他那破黑胶唱片,抬头说他答应过一个姑娘。要赶在她成人礼之前,把歌写好带去见她。”

许之澜听到这里,心跳蓦地微跳,抬眸看着不远处的盛听淮。

对方察有所觉地望过来,潋滟的桃花眼尾轻挑起,隔着流淌的月光同她遥遥对视。

刹那之间,时间仿佛变得悠长而温柔。

粉衬衣男人轻啧道:“说起来你们还要好好谢谢我呢,当时他飞机票的钱,还是我资助了一部分的。”

许之澜蓦地想起成人礼那晚的宴会,她喝醉了在花园里透气。

趴在石桌上浅睡过去时,朦胧间被人披上一件温暖的外套,对她来说那是仅有的记忆片段。

但对于盛听淮而言,那是他在最艰难的时候,连一张飞机票都显得有些奢侈。

有些可惜的是,现在来看,他录好的那张黑胶唱片最终也没有送出手。

除了那件外套,没有留下任何他回来过的痕迹。

不远处的盛听淮唱完了歌,放下手里的吉他走过来。

他骨节分明的手在她眼前轻晃了下:“想什么呢?”

许之澜轻拽住他的手,仰着脸看他:“你弄的那张黑胶唱片,怎么不给我瞧瞧?”

盛听淮听到她提这个,轻挑起眉梢想了下:“我不太记得了,可能是放在哪个角落里落满灰尘了。”

他勾着唇角笑:“不是上回你生日的时候,又重新填了词吗?”

许之澜轻眨了下眼:“我想要原版的,不行吗?”

盛听淮哑然失笑,喉间微动:“那你陪着我回去找?”

他若有所思地问道:“不继续在这里逛逛吗?”

许之澜漫不经心地看了眼周围,被他吸引而来的一些年轻女孩:“你这么喜欢继续待在这里?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