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新完本神站 > 都市 > 她觊觎你好多年 > 第145章

光线很亮,视野广阔清晰,该看清楚的她都能将细节看得分明。

许之澜不可避免地涌起点羞耻感来,她轻侧过头避开对方灼人的视线。

盛听淮轻笑了下,伸手扳过她的脸:“实践出真知,你还要不要学了?”

真到这种时候,许之澜只能维持住神情的表面镇定,脸颊的温度几乎要烧得她溃不成军。

对比之下,盛听淮显然要放松许多。

他一边慢条斯理地挑开她的肩带,一边还有闲情同她调笑:“以后这个蝴蝶结要不要我来帮你系?”

他指的是她背后固定里衣的带子,许之澜不由轻瞪着他:“你少说几句不行吗?”

闻言,他喉间微动了下:“这不是看你太紧张了,帮你缓解放松下心情吗?”

放松个鬼。

再听他说这种不着调的话,许之澜觉得自己可能都撑不到接下来的那一刻。

事实证明,方才盛听淮让她把枕头垫在腰下,还是很有必要和先见之明的。

不然许之澜怀疑,自己的腰到最后真的会被对方弄断。

这人一边捧着她的脸温柔地吻掉她眼角的生理性泪水,一边又毫不含糊地让她承受着每一次或浅或深的用力。

许之澜想到之前林若开玩笑的那句“盛公子不会不太行吧”。

不由记起自己几次试探过他,顿觉得她当时的行为愚蠢。

期间枕头从她腰间滑落,许之澜伸手要去捡。

盛听淮含笑着轻扣住她的手,然后将枕头丢得更远了些。

没有了枕头来缓冲,她的腰陷进柔软的chuáng垫中,承受的力道更激烈了些。

许之澜用眼神控诉他,对方微弓着身体俯下身亲吻她的眼睛:“许公主,专心点。”

盛听淮一开始的技术实在谈不上有多好,不然许之澜也不会没办法到只能用眼神控诉他。

疾风骤雨之后,他的动作慢慢停下来,抬手将她被打湿的发丝绕到耳后。

许之澜抬眸看他,对方细碎缠绵的吻落在她眉眼间。

盛听淮同她十指jiāo扣,慢慢带着她调整到恰到好处的节奏上。

他揶揄她:“许公主,你是猫吗,我身上被你挠了好几圈。”

许之澜轻哼了下,还没来得及说点什么。

又听他慢条斯理地调笑道:“你再放松一点啊,这么绷着不累吗?”

盛听淮在她耳边道:“给你哼下方才那首歌放松下?”

在这种情景下他说这样的话,许之澜想脱口而出一句有病送给他。

下一秒只听他真的启唇唱了句,而且专挑了里边最不正经的几句词。

与他方才在巷中正经的模样不同。

此时的盛听淮眉眼潋滟,额前微卷的发丝有些乱,汗珠自高挺的鼻梁掉落下来。

他的声音显然也没有那么稳,带着起伏的喘.气和欲念的色彩。

甚至收音的尾字连带了声清晰的闷哼。

许之澜脸颊温度就没有降下去过。

尤其是听到了他唱的那几个轻挑的词:“你慢慢,你慢慢,掀开衣服按我看……”

她没忍住轻踹了对方一脚。

盛听淮轻握住她的脚踝,指尖在上边悠悠地打了个圈。

然后低低地在她耳边笑道:“你看这不就放松下来了吗?”

他后面的节奏控制得很好,是切身体会间能感受到水平提升的那种。

许之澜慢慢有点尝到甜头后,开始主动圈住他的脖颈配合着他。

她视线落在他滚动的喉间,眨了下眼后在上面轻咬了下。

盛听淮身形有瞬间的微滞,他意味不明注视着她,然后将正在进行的事贯彻到了最后一步。

刹那间许之澜原本放松下来的身体再度紧绷,眼尾些许泛出点浅红来。

仿佛是大海涨cháo后làng花慢慢从浅滩退去,能在彼此眼底看到璀璨的烟花绽放而消逝。

她攀在他肩头的指尖微微用力了下,微不可察地轻吟出了声。

盛听淮轻环着她,平复了下呼吸后慢条斯理道:“要中场休息下吗?”

许之澜轻瞪他一眼,移开视线没说话。

对方接着方才的旋律哼到了副歌那部分,正好是那句“我知道你喜欢,雨天不撑开伞”。

察觉到她悠悠的注视,他轻撩起眼皮语气散漫道:“雨天不撑伞可不是什么好习惯。”

许之澜:“?”

见她没反应过来,他轻挑了下眉梢,打开旁边的抽屉问:“刚刚是薄荷的,那这回选甜橙的伞?”

许之澜对于这个比喻:“……”

她半倚在chuáng头,重新拿回枕头轻靠在上面:“不是说先中场休息吗?”

盛听淮坐在她旁边。两人身上都没有任何的遮挡,就这么坦诚地四目相对着。

许之澜抬眸看过去的时候,他正在尝试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