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新完本神站 > 都市 > 她觊觎你好多年 > 第160章

她见两人兜了这么久的圈子,先一步挑明道:“不让我看看你的压轴环节吗?”

盛听淮饱含笑意的桃花眼微暗,他眼尾轻扬了下,哑然失笑的模样:“这不是正在铺垫吗?”

结果她还是一如既往地不按常理出牌打断进程,微弯眼眸看向他,似乎是在好奇他接下来会怎么做。

盛听淮轻掀眼皮,也不按常理出牌了一回:“其实,你的黑历史不止刚刚那张小时候的照片。”

许之澜:“???”

她开始怀疑自己的猜测思路跑偏了。

但是真的会有人一路送了那么多玫瑰,末了结果是来挑衅她下战书的吗?

盛听淮这时候还不怕死地继续道:“想知道是什么吗?”

许之澜眼眸静静注视了他一会儿,见他拨开桌上的乐谱和唱片,蓦地从最底下拿出了熟悉的日记本。

许之澜辨认出来后明显顿了两秒,微微睁大眼眸。

盛听淮在她炸毛之前,慢条斯理地出声道:“别误会,我没打开看过。”

他潋滟的桃花眼中闪过促狭的意味:“当时许姨看到你在扉页上写了我的名字,以为是我落下的东西,就顺手给我了。”

许之澜听他理由充分,轻飘飘看他一眼道:“既然只是个误会,你拿过来做什么?”

他轻勾着唇,不那么正经地继续道:“其实我本来有点想看一眼的。”

许之澜注视他的视线有些凉:“是吗?”

他仿佛有些纠结地想了下,然后语气诚恳地道:“嗯,但偷看女生的暗恋观察日记是不道德的行为,所以我还是放弃了。”

许之澜听着他掰扯,轻抿着唇道:“你确定?”

她问这话的时候还是有些底气不足,毕竟就连她自己也不太记得请当年中二时期,在日记本上究竟写了些什么胡言乱语。

盛听淮见她有些紧张的模样,唇角轻挑笑起来:“怎么,你在里面写了什么,这么怕被我看到?”

许之澜轻哼了声:“不要使用激将法,我不吃这一套。”

见她抱着日记本不松手的模样,盛听淮不由哑然失笑道:“这样啊,不过我都跟你jiāo换日记了,你这么小气的吗?”

许之澜视线落在他那些乐谱上,只见单薄的纸张在暖huáng灯光下透出点痕迹来。她伸手翻过去,发现背面大多洋洒地写了几行字。

盛听淮年少时候的字迹张扬潦草,她低头辨认了许久出声道:“gān嘛,你还在乐谱背面写你那天吃了什么?”

他站在她面前,逆光的角度里眉眼轮廓更分明了些:“你再好好看看?”

许之澜抬眸看他一眼,状似敷衍地道:“还写了你那天上了什么课?”

她轻眨眼眸:“你导师知道你一边上理论课,一边在底下偷偷吃早饭吗?”

盛听淮含笑道:“那当然没有被他发现啊。”

他的字迹有力,轻透过乐谱的纸张,连带着字里行间那些描述的流水账都变得生动了些,变成清晰的场景浮现在她眼前。

仿佛那段时光里,即使隔着大洋彼岸的距离,他也在用另外一种方式叙述和思念。

许之澜又看了几眼乐谱,后知后觉地抬眸看他:“怎么又想套路我,jiāo换日记给你看?”

盛听淮轻撩起眼皮,他那双天生如桃花形状的眼眸,神色流转透出点多情的意味:“不行吗?”

他喉间轻动了几下:“当然,要是你不愿意,那也没关系。”

话虽然是这么说的,但他神情却写满了“我知道是我在无理取闹,你开心就好”的模样,似乎就等着她上钩哄人。

许之澜向来吃他的套路,稍稍被他的美色蛊惑了下,便顺了对方的势:“行吧,等下给你。”

她继续带着好奇翻看他的乐谱,一字一句地当着他的面念出声来。

盛听淮保持着散漫从容的神色,仿佛被读的不是他那类似情书一般的文字,没有丝毫的脸红或不自然。

许之澜念了几句,对上他含笑的眼神不由轻挑眉道:“你难道不会觉得不好意思吗?”

他语调散漫:“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?那要不要我礼尚往来一下?”

许之澜见他伸手,以为他要来拿日记本便迅速将东西藏到身后。

只见盛听淮轻笑了下,修长的指尖勾过她的下巴:“你藏什么?不是说了等下给我吗?”

许之澜轻抿唇,微抬下巴:“会给你的,但是你不准念出来。”

是的,她就是这样双标。

盛听淮随意地瞥过去一眼,看到她手里的日记本被chuī开几页,上面隐隐有修正带涂抹的痕迹。

他挑眉猜测道:“该不会是出国绝jiāo那会儿,你把跟我有关的全都划掉了吧。”

许之澜被他这么一提醒,想起什么后似笑非笑道:“不是哦,是当时看到看到宋小姐坐你车上时划掉的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