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新完本神站 > 古代言情 > 快穿:她干翻了各路大佬 > 第19章 撕掉后妈剧本

“肖明婳同学,到学校了。”车停在校门外,徐明战提醒道。

闭目养神中的肖明婳睁眼望向车窗外,拉开车门与他道谢,“谢谢。”

“应该的,您这段时间不要乱走,我们这边会派出人保护你;有事可以打手势,会有人注意到。”徐明战一抬手,食指弯曲,其他手指呈自然状。

如此手势,不是有心人根本发现不了有何不同。

明婳跟着做了一遍,“是这样吗?”

“对的,你很聪明,一学就会;记住我的话,不要随意出校门,事情定下来之后会再找你商议。”徐明战话音微滞,旋即又道“你做的很好,有什么事情可以尽管相信国家;只是,咱们这个体系里不是谁都可以信任的,以后不要随意相信人,即便是我。”

徐家经受得住任何考验,只因他们是从战火中走出来的;家教严苛,若是小药瓶到的是其他人手里可就说不好了。

人性贪婪,徐家只是克服了贪婪,无法克服贪婪的人比比皆是。

明婳意外瞧他,“多谢提醒,我也不是信任你,不然会将所有东西交给你。”

“那就好,进去吧。”

明婳点点头,下车后径直进了学校。

她的身影消失在学校门口,徐明战才道“咱们的人安排进去了吗?”

“已经安排了,明婳同学的安全可以保证。”现在没人注意到肖明婳这个人,保护的人安排到位,即便泄露也不怕。

电影学院就那么大,保护一个人不费力。

“嗯,回去。”徐明战神色冷淡,他一开口,开车的人启动吉普车驶离学院。

明婳往田韶的教师公寓走,师傅家的门是关着的,不过今天师傅没课程,应该在家。

“叩叩叩。”

“来了。”田韶拉开房门,看到她下意识打量了一会儿,“没事就好,你这孩子瞒着什么事?让军方出动了。”

明婳伸手抱住田韶,“师傅,谢谢您;只是上交了一些东西,具体是什么我不能说,师傅别怪我。”

“行,我知道了,进来歇会儿;吓着了吧?他们办事也太不靠谱了。”单独请一个姑娘家过去,也不怕吓着人。

“师傅,我没事。”

跟着她进屋,门关上,田韶把她摁坐到沙发,亲自倒了一杯热水送过来。

“你不能说,我也不多问;你得心里有数,他们那些人不是全部都值得相信。”

“我知道的师傅,今天过去有一位首长说认识您,还说您给他打了电话。”

田韶微微颔首,“那是以前的老同学了,我们是高中同学说好了等我深造回来就结婚;可他后来参了军,我出国深造回来,再次相遇他已经结婚有了孩子,而我一生未嫁。”

“我们之间,是他欠我的;所以,我给他打了电话,让他帮忙。”

明婳大致听出来了,他们是有故事的一对无缘之人;那个年代,确实很多错过,也有许多的遗憾。

“师傅,您以后不用联系他了,我上交的是好东西;他们要是想要我手里的东西,只会对我更加客气。”说出系统,等于上交系统。

看过[万毒清]、两张图纸足矣说明她拿出来的都是好东西;特别是热武器,依照当前的科技水平,图纸上的热武器不出意外,按照历史进程走要上百年才能制造出来。

足可见其珍贵。

师傅为了她放下了一辈子的骄傲,联系一个负心人,不值得。

“说的什么傻话,既然是他接见你,以后你们打交道的时候多的是。”身为师傅,不可能不跟那人打交道的,“你不用多想,我早就想通了;人生在世,不是为了爱情而活,只是我参透的迟了。”

“下放之后吃苦太多反而想通了,任性了半辈子,吃尽苦头才想明白,也是可悲可叹。有些事情一旦想通了,也就放下了,不联系他只是不想联系,各自安好罢了。”

“这次联系他,是想让他还了这份情,就当是我们之间的一个了结;纠结了几十年,在我心里的一个了结。”

在人家心里早就没了情爱,结婚是为了生儿育女;她一直纠结的这个问题,反而矫情又小气,格局小。

正因为这些年吃的苦头,她反而看开了,心态平稳,气质上越发贴合。

明婳听着故事,格外心疼她;少时生活富裕无忧,中年劫难重重,本该被人珍藏珍惜的人却是伤的最深。

“师傅,您的一生很精彩。”比她的第一世精彩很多很多,身在二十一世纪的娱乐圈,由于身边总有被辜负的人;早早看透爱情这种东西;到死都不曾谈过一次恋爱。

犹记得,当时闺蜜问她,尝试相信爱情不好吗?

她是这么回答的谈恋爱影响我得奖的速度。

那些年,得奖是她唯一的目标,为此疯狂学习演技和各项技能;有用没用的都会学,即便是这样,能学习的时间依旧很少,学到的东西也很有限。

有奖和无奖的演员地位天差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