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新完本神站 > 古代言情 > 快穿:她干翻了各路大佬 > 第69章 撕掉后妈剧本

“什么?”

冯玉雄大惊失色,忙往屋里赶,他的妻子不忘殷勤笑道:“明婳表妹先入席,照顾不周,表妹别介意。”

“表嫂忙去吧,好歹是我舅家,用不着客套。”

“对对对,明婳表妹随意。”说完,跟上冯玉雄的脚步。

明婳扭头望着已经先后进屋的二人,抿唇莞尔;没了空间,没了记忆,不知冯玉英那沉重的嫉妒心可能平否。

转身回到爹娘身侧,肖母拉着她的手低声询问,“没事吧?”

“我没事,有事的是表妹;玉英表妹突然头疼的厉害,我出来时疼晕过去了,表哥表嫂在里面照看她呢。”冯家院子小,院中摆了两桌,坐的全是至亲不出三代之人;如村中邻里和各方亲戚是在院外就坐的。

“你没事就好。”肖母挽着女儿的手,一手捏了捏她的掌心,“刚才就不该去的,说不得你舅舅他们会把事儿往你头上推。”

“玉英表妹自己头疼,与我何干?”

肖母忧心匆匆,肖父拍了拍她的肩头,“不用担心,若是真怪到咱们囡囡身上,我们就离席;本就不是走的多亲近,往后来往不来往无所谓,只怕你舍不得。”

“什么舍不得?我舍得的很,是他们舍不得。”肖母愤愤低声道。

肖父和女儿相视一眼,冯家人自知明婳出息后,多番前来走动;奈何明婳一年半载不着家是常有的事,他们来了也只能坐一坐,肖母是从不留他们吃饭的。想在家中吃饭也会赶出去,家里的饭菜可不白给懒馋又吸血的水蛭吃。

肖父无言收回手,这门亲戚不是想断就能断的啊!

同桌冯家这边的近亲男人们拉着肖父说话,句句好话,怎么听着舒心怎么说;女人们择是一句句的夸明婳如何如何好,看他们身上穿的衣裳,光鲜亮丽,那是他们想都不敢想的。

“冯家妹子,你跟你家的那位可享福了;你看看你们手上都戴金戒指了,这东西可贵了。”

肖母抛开愁绪,跟搭讪的人炫道:“嗐,我家囡囡非要给我买,不仅买了收拾还买了衣服呢;我和囡囡她爹身上穿的都是我家囡囡买的,买回来了我们才知道。不然,我可不能让她这么大手大脚的花钱;现在的年轻人啊!用钱每个数,我就怕她把手里的钱花完了。”

“不会的,明婳一看就是懂事有成算的孩子,你跟肖妹夫福气还在后头呢。”

“可不是嘛!我们十里八村的大概就你跟妹夫都有女儿给买金戒指了。”

“冯家大妹,我们还没看过金戒指长什么样儿呢,取下来给我们看看呗?”一个黑瘦偏矮的老太太贪婪盯着她手指上的金戒指。

“三叔婆,就这么着也能看清;我们都看清了,不用摘下来,这么金贵的东西,要是丢了不得赔死。”旁边一位老大娘赶紧抓住肖母的手,示意她不能取下来。

村里有那么几户贪婪的人家,取下来后是个什么说法可就有得扯了。

肖母心下感慨,村里有好的,也有不好的。

大家伙凑着热闹,说的正高兴,下一个话题即将切入‘主题’;冯家舅舅舅妈直愣愣冲了过来。

“明婳,我家玉英是怎么回事?为什么你跟她在一个屋里呆了一会儿就晕过去了?”质问的语气偏软,并未多强硬。

肖母:果然来了。

明婳抓着妈妈的手捏上一捏,视作安抚,转而道:“舅舅舅妈,玉英表妹也是我的妹妹,我做姐姐的何至于在她订婚当天害她?那不是给人送把柄嘛!你们不如等表妹醒了好好问问;现在,表妹婆家的人应该快到了,不如好好想想怎么招待。”

订婚当天,女方昏迷,视作不详。

冯家舅舅舅妈不想真得罪她,可,一时骑虎难下。

“我听说昏迷的人直接破点凉水能醒,不如试试?”明婳再次开口。

冯家舅妈急切问道:“能行吗?”

“尝试一下又不会吃亏。”

行,行吧!

冯家舅舅舅妈赶紧舀一瓢水往冯玉英房间去,不由分说地朝脸上泼;大家伙跟上去瞧热闹,男人们不能去,女人们是不会错过的,不过片刻,门口站满了人。

有人关切询问。

“怎么样,醒了没?”

“对呀,好好的日子怎么昏过去了。”

“没醒的话再摇两下。”

冯家舅妈把女儿扶起来,当真激烈摇晃起来。

“呜......”冯玉英艰难睁开眼,迷茫说道:“妈,我头好疼啊!”

“头疼忍着,今天是你的订婚宴,可不兴偷懒的;赶紧收拾一下,等会儿你婆家人都要来了。”见人醒了,冯家舅舅舅妈和冯玉雄夫妻二人扎扎实实吁了口气。

冯家舅妈把所有人打发走,该回座位的回座位,该继续帮忙的继续帮忙。

农村坝坝宴,村里邻舍会有人来帮忙,一般是一户人家出一个人;只要有一个人去,下一次人家家里有个喜丧事儿,得了帮忙的人家要还回去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