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新完本神站 > 古代言情 > 重生后,神医真千金又在虐渣 > 第305章 什么都招了

苏滢被带回了京兆尹府。

不过纪大人并没有把她关进大牢,而是将她带到了一间空屋里。

屋子里很空,看起来十分的阴冷,里面只有一张审讯犯人时用到的桌椅,还有绑着犯人的椅子。

官差没有将苏滢绑起来,而是让她坐在椅子上。

须臾,纪大人就进来了。

纪大人到椅子上坐下,紧绷着一张脸看着苏滢,缓缓开口道:“王妃是自己交代,还是要下官问?”

苏滢面色无常,“本妃不知道要跟纪大人交代什么。”

“到安定王府纵火的黑衣人,为何会出现在冀王府?”

苏滢道:“其实本妃也想知道,他是何时溜进王府的。”

纪大人看苏滢半点不漏,只能道:“现在黑衣人什么都招了,说是王妃指使他去安定王府放火的,他已经把作案的全程都交代了,王妃再如何抵赖都没有用了。”

苏滢冷静道:“昨日那黑衣人被抓走后,本妃一直在想一个问题,在想我要去烧安定王府的理由,还是在安定王大婚的当晚,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他们身上时,我派人去放火?在让这个人回来躲在王府里,不得不说,这个陷害的手法实在很拙劣,但也十分有效,至少现在,我拿不出更有力的证据证明我的清白。”

纪大人也觉得这件事有蹊跷,但作为一个合格的办案者,他也不会全信了苏滢的话,一些事情,都需要讲求证据。

“在能够证明王妃清白之前,就请王妃先暂时在此等候。”说完,纪大人就起身出去了。

苏滢被暂时看守在京兆尹府中,虽然没有被关入大牢,但也失去了行动的自由。

冀王府对安定王府下手,这事渐渐地在世家贵族传开了,他们都觉得很诧异,但想想又觉得不是不可能,毕竟现在安定王已经有太傅府作为后盾了,在某种程度上,皇上又是在意安定王的,冀王妃是担心安定王成为储君之位的竞争对手,就想要早早的把人给解决了吧。

事情闹得不小,没几日,朝堂上就有讨伐苏滢的声音,说她心胸狭窄,学识浅薄,实在难挡冀王妃大任,这样的女人只会给冀王拖后腿,要王爷把她给休了。

武德大帝听得那些谏官说得烦了,就把纪大人拉出来鞭尸。

“纪大人,这案子查得如何了?”

纪大人只觉得头皮发麻,现在案子还在查,那黑衣人就一口咬定是苏滢派他去的,还说出了详细的作案计划跟过程,更是提供了有冀王府印记的官银作为证据。

人证尚且可以说是有了,但这个物证多少有点牵强,毕竟想要得到冀王府的银子并不是太难的事情,所以现在如果想要定苏滢的罪名,就还需要一个关键性的物证。

“回皇上,微臣还在搜查证据。”

“不是人证都已经指明了是冀王妃指使的?物证也有了,纪大人怎么就定不来这个罪了?莫不是之前跟冀王妃有过几回接触,就生出恻隐之心了?”

有官员阴阳怪气地站出来开始喷纪大人。

纪大人一听就恼了,他在司法场里混了那么多年,还没人说过他徇私枉法的,这简直就是在羞辱他的人格。

“李大人这是在冤枉本官,哪一个案子不需要掌握实质的证据的,在没有实质证据之前随便定罪,若是冤枉了好人该如何是好?”

“你还要什么证据,不是说那人手里有冀王府的银子了,怎么就不能当做是证据了?”

两人一下就在大殿上吵了起来。

冀王一派的就站出来为纪大人说话,抵制冀王的就站出来跟他们吵。

一时间,大殿内热闹得跟菜场似的。

武德大帝沉着脸没有吭声,就由着他们吵。

“皇上,老臣有话要说。”这时,一直沉默的白丞相突然站出来道。

白丞相一开口,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,等待他的下文。

谁都知道,自从楚莫寒出事后,白丞相在朝堂上的存在感就降低了不少,包括他的党羽,很多时候都是安静的听着,不再开口了。

今天这事,一派是冀王,一派是安定王,看着都跟他没什么关系,他们想知道,白丞相会说什么。

武德大帝也将视线落到白丞相身上。

“丞相要说什么?”

“皇上有所不知,在安定王府被烧的那一晚,也有一处民宅被烧了,庶民楚莫寒被烧成了重伤,情况十分的危急。”

白丞相面上一派沉痛,连往日挺直的背脊都变得佝偻了。

武德大帝惊得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“你说什么?”

楚莫寒回京的事在场的都知道,只是大家都心照不宣的不吭声,说出来不仅要得罪丞相一脉,还有武德大帝。

他们之前还以为楚莫寒是在蓄势待发的等待着重新回到世人的眼中,谁知,竟被烧成了重伤。

那就意味着,楚莫寒这个选项,彻底被移除了。

毕竟大秦开国以来,还从来没有身体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